澳门葡京官网

衔草环者1 澳门葡京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评论首页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评论对象: 对《是否有必要关心城镇低收入群体?》一文的评论
yjiazhiyan:
    不得不说,实在是让人目瞪口呆,跟你交流就像跟小学生交流一样,你太缺乏常识类的东西了,当然你自己不觉得,反以为自己一般很有见识。
    我说那些人的“有身份”、“无身份”只是为了说一下境况的区别,你还跟马克思的说法进行比较,你“认为马克思的划分最有道理”,有必要这么比较吗?
    你琢磨一下自己说的话:“城镇自主创业的人,自己当老板,和谁签劳动合同,他们算不算‘无身份的’”。签劳动合同是指广义的说法,创业是需要注册企业的,老板是法人,在注册资料里当然有身份的注明,具有并高于签劳动合同的功用,你说“他们算不算‘无身份的’”人?
    真是服了你了,不在主题方面讨论,只在别的方面纠缠。
2019-03-20
评论对象: 对《是否有必要关心城镇低收入群体?》一文的评论
回“yjiazhiyan”:
    好,我回答你,所谓那个“身份”只是我的说法,为了区别两种人的待遇,至于适宜否,尽管评论。
    如富人、公务员、国企员工、城镇创业和就业较好的人,他们有什么待遇呢?能签劳动合同或聘用合同,有五险一金,有法定假日等等名目繁多的各种正常的国民待遇,国家在制定民生方面的各种规定时,基本都是围绕这些人考虑的。而就业不太好的灵活就业人员,统统享受不到这些待遇,虽然应该享受,但用工单位根本不让他们享受,这虽然是违法的,但国家并没有有力的纠正措施,有些规定根本就是虚设,也没有对这些人的福利扶助政策,使他们成为城镇里的低收入困难阶层。我在原文里并没有呼吁全面提升他们的国民待遇,只是呼吁最起码在社保和医保方面为他们想想,这个要求高吗?现在已经明确,企业为员工缴社保的基数比例已经从20%降到16%,但仍然没有看到对灵活就业人员缴费的降低。我们这地方缴社保和医保每年得9000多元,他们收入低的一年能挣多少钱?所以他们缴不起社保和医保,不但平时的生活保障不够,老年也没有保障,可看不到政府在这方面的扶助政策,所以我才呼吁一下,而且题目用了一个问号,没敢用应该、必须等字眼,所谓“有身份的”和“无身份的”就是这么个情况。
    楼主不说话看笑声,我当然怀疑你在替谁说话,当然也可能看错。我认为一个有责任和讲公道的国人,应当同情弱者,不应当视而不见,当别人提出来了反而嗤之以鼻。
2019-03-19
评论对象: 对《是否有必要关心城镇低收入群体?》一文的评论
回“gz3hua”:
在以往评论发言里我没少说,我从来不认为我的博文观点就肯定对,欢迎交流,甚至于可以争论和批评,但应该就事论事说理,如有谁批评我说得有理,我会声明观点错误,道歉都可以。但“yjiazhiyan”并不就我的原文主题发表同意或不同意的意见,反就枝节问题跟我纠缠,连马克思主义、无产阶级等一些概念都搬出来讨论。尽管如此,我本着互相尊重也回答了,并提醒他围绕主题讨论。可他还是不讨论主题,把一些莫须有的说法也扣到我头上了,所以我怀疑他可能是楼主的帮笔,楼主不说话,由他出头乱搅和,所以围绕主题清晰的讨论你看不到。当然也可能他不是楼主的帮笔,只是我的误判。
2019-03-19
评论对象: 对《是否有必要关心城镇低收入群体?》一文的评论
回yjiazhiyan:
    我欢迎讨论甚至于争论,但起码应该注意两点,一是不能脱离就事论事,把话题往旁的地方扯,一是应该以理服人。请注意,尽管你所提的存疑不在主题范围,我也答复了,一是需要对别人尊重,二也是表示态度认真,但你为什么不能答复我的存疑,我对你也提出了一些问号,你答复了吗?
    你总是在另外一些问题上纠缠,纠缠来纠缠去,把你自己都纠缠糊涂了。如你说“难道有身份的相对于无身份的就是富人了吗?”,我什么时候说过这样的话?如你说“我(指你自己)的意思是不要在我们所讨论的这个特定群体中划分三六九等,他们之间的区别只是50步和100步的关系,并没有本质的区别。”,我什么时候把他们“划分三六九等”了?何来的“50步和100步的关系”?“我(指你自己)的意思”怎么扣到我头上?
    再次提醒你,建议你回头看看自己的发言,有没有让别人感到莫名其妙的地方?
2019-03-18
评论对象: 对《是否有必要关心城镇低收入群体?》一文的评论
回yjiazhiyan(后面的话是说给楼主的):
    现在的马克思主义并不是马克思一个人的主义,我们所认同的马克思主义是指马克思主义的原理,通过后来人的认同、学习和发展成为信奉社会主义思想的人们新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所以要通过发展看问题。你说“按马克思的观点他们不是一个阶级了吗?”,是指马克思主义的原理所说?还是指已经发展的马克思主义所说?你非要提不能“划分三六九等”,那么请问,我们现在的国民谁是你所总提的无产阶级阶层?现在的国民确实已经存在阶层等级了嘛,还统称为无产阶级合适吗?
    我还是原表明的态度,讨论可以,还是就事论事好,否则话题就越扯越远有意义吗?这是不是在主题上理屈故意的胡扯?当然,这句话不应当对你说,如果你并不是楼主的话,但像楼主才对你说。至于“那他们是如何产生的,为什么产生的”,是一个很深刻的话题,我们在论坛里讨论事情,有时适宜讨论现象,有时应该讨论根源,但并不是任何事情都有必要或适宜讨论根源的。
    如果你不是楼主,最好不要以楼主的口吻说话,让楼主在一旁看笑声。
    借此提醒楼主,出来表个态呀,本文评论是说对了?还是说错了?
2019-03-18
评论对象: 对《是否有必要关心城镇低收入群体?》一文的评论
回6楼gz3hua:
你的看法很公平公道,谢谢。
2019-03-17
评论对象: 对《是否有必要关心城镇低收入群体?》一文的评论
回9楼yjiazhiyan:
    很愿意跟你交流,但提醒你应该就事论事,你在9楼说的基本又是错误的。
    先交流你这句话:“张博主文章的主题客观上是在无产阶级中划分三六九等,统称为‘城市贫民’,是因为按照马克思理论,他们的阶级性质是一样的” ,这句话表达的意思就是错的。
    “无产阶级”一般应该是指过去大革命时期的穷困的劳动阶层,把现在的国人都称为“无产阶级”似不太适宜,现在的国人是分“三六九等”的,但不能统称为“无产阶级”,是不是?而且我的原文里根本就没有“城市贫民”的字样和所谓的“划分”,所以,你这句话是错的。
    你在后面说:“如果此文章的主题主观上没有这个意思,只是就事论事,想解决些具体问题,那就不该在这些群体是如何产生的,为什么产生的问题上含糊其辞。以上就是我要表达的主题”,你这句话有对的成分,但主要还是错的。
    说你对,就是我的原文确实在“主题主观上没有这个意思,只是就事论事”,说你错是因为我不是“含糊其辞”,只是呼吁“就事论事”的解决,至于“这些群体是如何产生的,为什么产生”,是更广义的话题,不在我原文讨论的范围,我也不想在原文讨论,如果要谈“这些群体是如何产生的”,原文所讨论的主题就应该变了,如应该变成“为什么我们现在还有贫困阶层”?是不是。
    所以建议你思考问题和说话要有逻辑思维,而不能脱离主题,想怎么说就怎么说。
2019-03-17
评论对象: 对《是否有必要关心城镇低收入群体?》一文的评论
回7楼yjiazhiyan:
你这个人挺有趣,讨论事物应该有主题,把主题应该说清楚,辅助的东西说一说就行了,关于你关心的“城镇人口”问题,就属于辅助问题,尽管如此,我也向你解释了,结果你说我“含糊其辞”,请问,我“含糊其辞”在哪里?我连数据的出处都说 了,怎么是“含糊其辞”呢?
你在7楼又提出“你所说的无身份城市贫民是怎么产生的,另外那些有身份的就不是城市贫民吗,即使获得救助了,他们就不是城市贫民了吗,在无产阶级还要分出三六九等吗?如果这样,马克思所号召的无产阶级大联合如何能实现呢?”。这简直是无中生有呀?我什么时候说过你指出的那些“城市贫民”的概念?我在2、3楼是回答楼主的质疑,“城市贫民”的概念是楼主在正文里提出的,跟我提出的“城镇低收入群体”是两码事。
    你不是楼主是可能的,但说话像楼主,有些人在主题方面理屈了,不敢承认,却爱在其它问题上故意胡扯。
2019-03-16
评论对象: 对《是否有必要关心城镇低收入群体?》一文的评论
回4楼:
去看“光明网 2019-01-14 18:50 文章: 改革开放40年,中国城镇化率由1978年的17.9%提高到2017年的58.5%,城镇常住人口由1978年的1.7亿增长到8.1亿人,城市数量由193个增加到657个”。你如果是该文博主应该明说,如果不是可以不说。
2019-03-15
评论对象: 对《是否有必要关心城镇低收入群体?》一文的评论
字数太多,只好再上一楼:
至于朱定飞先生在“其二”谈到的三种人,根本不在我文章所说的“城镇低收入群体“范围里。
    “城市贫民”、“贫困户”是另一种概念,他们有的有工资,有的没有工资,受到政府扶助就是“有身份的人”。
    “下岗失业群体”这一部分人朱定飞先生自己也说了,基本上算“有身分”的群体;有“失业登记”保障和“零就业家庭”帮扶等,再不济也可享受“贫困人口救助”,也不包括在我文章中所说的“城镇低收入群体”。
     最后朱定飞先生大篇幅说到“农民工”,这跟我的文章有什么关系?我文章所说的是“城镇低收入群体”,请注意,是有城镇户口的属性的。
    我文章里说,他们缴不起“社保”,是指城镇职工可以缴的“社保”,“农民工”想缴也是缴不了的,因为不是城镇户口,所以“农民工”跟我所说的“城镇低收入群体”没有关系。
    我这个回答不知朱定飞先生满意否?如果还有不同意见尽管说出来,我还可以回答。
2019-03-15
评论对象: 对《是否有必要关心城镇低收入群体?》一文的评论
非常高兴朱定飞先生评论我的文章,而且非常感谢,因为我的文章一般评论很少,此文章如果能通过朱定飞先生的评论而引起讨论,那我是非常高兴的,所以感谢,我是本文博主。
    首先回答朱定飞先生的第一个疑问,“这一部分群体,在当代中国应该确实存在,但是否就有“2亿人”之多?值得存疑,不知张红兵先生这一数据从何而来?有何确切依据?”。
    按权威部门的统计,我国现有城镇常住人口8.1亿人,低收入年人均可支配收入5529元,中等偏下收入年人均可支配收入12899元,中等收入年人均可支配收入20924元,中等偏上收入年人均可支配收入31990元,高收入年人均可支配收入59259元,人数各占20%人口总数比例。不说在一线城市,即使在三线城市,中等偏上收入年人均可支配收入31990元的合月工资2666元,生活也就属于温饱型,及以下人群算作低收入群体应该不算过分吧?8.1亿人中就有6.48亿人,对吧?即使不准确,扣掉一半人还有3.24亿人呢。
    还有一种算法,这次个税调整有说涉及到几百万人的,有说涉及到几千万人的,即使多点算,算有1亿人,余下7.1亿人再砍掉5.1亿人相对工资不算少的人和无工资的老幼,算有2亿人不算多吧?
    因为查不到权威数字,我才在文章中说是“估算”,在我接触的社会圈子里,大部分人都是灵活就业人员,且工资不高,工资高的也有,但是少数。不知朱定飞先生接触什么社会圈子?或了解什么社会圈子,难道朱定飞先生所了解的圈子里的人大都是高工资吗?
2019-03-15
评论对象: 想钱都想疯了,美国对盟友下手太重
不得不提醒一下,这样的文章有什么意义吗?是别人看不出来“美国对盟友下手太重 ”?还是想提醒美国,不要对“盟友下手太重 ”?这样对美国不利?有情思应该在护国和强国方面想点办法和写点文章,是不是?
2019-03-13
评论对象: 美国对印度发动贸易战,减轻了中国压力
我对有些评论家的评论有些不理解,即使“美国对印度发动贸易战,减轻了中国压力 ”是事实,专门做一个评论“大书”一下有什么意义呢?是可以轻松地“吐”口气吗?是觉得又迎来一个“战略机遇期”吗?虽然这个“战略机遇期”小点也值得庆贺?
    让我提醒有些评论家,正是由于在中美贸易战谈判出现曙光的情况下,给美国创造了宽松环境,才使美国得以在全球范围内能拿出更大精力去博弈更大的斩获。
    特朗普政府不但是自私自利的政府,而且是强盗政府,正是由于我们妥协过大,帮助了内焦外困的特朗普在逐渐地走出困境,当特朗普真正地赢得内焦外困的翻身后,不但不会感谢我们,还会以更凶恶的姿态向我们要价,可惜我们的很多战略家,包括一些评论家,看不明白这一点,因此提醒。
2019-03-09
评论对象: 华为的胜利
既然我们中国如文中所说,“目前的中国是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独立的国家,是世界经济的发动机。美英法德日,都必须依靠中国的经济合作,自己国家经济才能良好的运作。在经济层面,英法德日,需要中国,远大于需要美国。美国也是如此,没有中国经济的合作,华尔街随时都凉凉、嗝屁!几乎可以这样说,今日中国才是华尔街的隐形衣食父母,而不是所谓的显形美国美联储。美联储已经没有能力左右世界的经济发展了,左右世界经济发展的是中国,和中国的政府”,那我们应当怎样跟美国相处?包括竞争和斗争呢?我们现在的一些做法是不是跟身份并不相衬呢?“饭要一口口吃,路要一步步走”,这谁都知道,但每一个人走路的姿势和行程的前进效果是不一样的,所以我才多次写文章就“孟晚舟事件”和“中美贸易战谈判”进行呼吁。当然我不认为我的观点就肯定对,而且希望是错的,但我担心的是,我的观点是对的,而我们却总是不能及时的不断地矫正战略和策略的施为。
2019-02-24
评论对象: 华为的胜利
请看清楚,这是特朗普一贯的伎俩,如果贸易战达成协议,就是特朗普取得了巨大胜利,随后很多事情怎么办都是存在变数的,可惜主导权我们认可握在特朗普手里。
2019-02-23
评论对象: 这届的幕安会,中国进步值得肯定
6楼是博主吧?“对问题观察不仔细”我向来是承认的,因为有时间、精力和能力等原因。“中国对外要求以经济政治让华为进入当地国家,必须在中美二选一”那是不可能的,中国向来不要求外国如何如何,只是以潜移默化的方式进行影响,华为主要是依靠自己的努力在发展。其他的不说了,因为涉及面太广。
2019-02-21
评论对象: 这届的幕安会,中国进步值得肯定
这样的文章和观点应该支持,因为这是主旋律的需要,但在需要务实的现实中,我们没有理由乐观,比如说中国的进步,在务虚中我不认为有什么进步,当然说的是政治因素。
    欧洲跟美国有矛盾并不代表是分裂,只是有些国家为了自己的利益,敢于对美国说不,包括欧盟,跟中国的努力效果没有任何关系,还当然也指的是政治方面。试问我们在什么事情上对美国说不了?在这个世界上唯有我们没有对美国说不。欧洲在对美国有矛盾时提到中国,只是一种策略,他们希望中国跟美国对着干,这样对欧盟是有利的,美国就会需要欧盟的支持,中国同样也会友善于欧洲。所以在审视我们自己的工作时,没有理由乐观。
2019-02-21
评论对象: 中国如何在美帝来袭中化挑战为机遇
好文支持,现在我们缺少敢讲真话的正义之士,更缺少有谋略施为的实践家,这绝不是没有“战略定力”,而是需要战略和策略的灵活施展。
    就华为事件,我曾写了共七谈“孟晚舟事件”,并还有其他所谈,都是呼吁不能僵化地进行所谓“战略定力”的保持,还要动用灵活的策略来保证战略目标的实现。可惜人微言轻,看不到国家有什么战略和策略的新起色。刘鹤这就去美国谈判,而且是做为特使去的,可见很快就会达成双方协议,虽然对我们的经济运行暂时有利,但从长远的战略处境来讲,是不利的。如我在2月18日的《再议中美贸易战谈判》一文中说,“ 所以我呼吁,不能轻易让中美贸易战罢战,请注意,我说的是“不能轻易”罢战,并不是不能罢战。我们应当抓住和利用特朗普急于罢战的心理,加大我们的要价,在满足了我们一些必要的要求后,我们才能同意罢战。这有很大的战略好处:一是让特朗普看到,他发起的中美贸易战后果是事与愿违的,从而在中美贸易方面,今后必须吸取教训谨慎而为;二是在连带的各个领域的博弈得失让他明白,中国不是好欺负的,妄动是要付出代价的,从而收敛对中国的全面遏制;三是避免了给我们自己留下祸根,如果特朗普期待的罢战愿望得逞,将进一步开启美国遏制中国的更严重局面,不管以后谁当美国总统,都会借鉴特朗普的胡作非为。
    所以不能让特朗普说发起贸易战就发起,在捞得一些便宜后,说罢战就罢战,这会使特朗普以及以后的美国政客产生贪婪的惯性思维,对我们中国没有好处,我们应该给予美国足够的教训,让他们学会理性行事”。
2019-02-20
评论对象: A股长期下跌的根本原因是什么?
楼主的议论对股市的健康发展是有利的,特别是对管理层应该反思而言,但有些观点应该商榷,如“ 导致A股市场下跌的原因主要是经济下行、整体估值偏高、前期牛市涨得太凶这几大因素”。为什么用“应该商榷”的说法?而不是反对?因为既有道理又不是完全有道理。
    从历史上来讲,“ 导致A股市场下跌的原因主要是经济下行”就不对。在前些年,中国的经济突飞猛进,可股市却是全世界表现几乎最差的,这怎么能说是“经济下行”的原因呢?
    从现在看,“经济下行”虽然相对存在,但中国的经济还是全世界几乎最好的呀,股市跟中国的经济发展趋势并不同步,简单说是“经济下行”的原因就是看问题不全面了。
    要议论还有很多话要说,不过不想说了,不是指对楼主想说,而是指对股市管理而言。
2019-02-19
评论对象: 大力度扩围中等收入群体迫在眉睫
“中等收入群体的标准是什么?……统计数据口径还难自圆其说”,楼主的质疑是有道理的。我也曾看到楼主所引用的政府有关资讯和数据,所以于1月12日写了《我们国家真的有4亿人可列为“中等收入”群体吗? 》,表示不理解。
2019-02-19
评论员简介

男,1950年生,1968年下乡,1970年回城,大专文化,2010年国企退休
 

统计信息
创建: 2018/1/10 15:31:18
评论: 0

访问: 21783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szhzjz.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