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葡京官网

肖星宇   澳门葡京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定海神针 - 肖星宇首页
超战略(下)——使命召唤
2019-03-13
字号:
    梗概:

    前面两篇主要讲:所谓现代化,就是消灭,以控制土地来组织旧的农业生产模式,并维持以血缘为人与人主要关系的社会模式,的旧阶层。

    一句话,消灭封建地主。

    而现代化对工农业的变革,使得生产支付失衡。表现为劳动者缺乏购买力,买不完市场上的商品。未来的希望在于,将消灭地主阶层获得的红利让利于大众,提高劳动者地位,从而回到当初的平衡态。

    前言:

    请结合第一、第二篇(《超战略——万里长征第一步》)看。

    之前两篇留下一个问题,一国怎么自己掌握命运?最后一篇我就直接开门见山了。社会中坚阶层能发展生产力,能主动更替生产(再生产,生产的不断升级换代),就能主导历史的走向。你穿越到宋朝发明大炮,就能抵御北方游牧民族。道理很简单,然而问题并没有这么简单。都说发展生产力是关键。宋、明,谁不想坚甲利刃(兵器进步也是生产力进步的一部分)?

    只拿生产力来说,那宋明的命运难道是生产力比草原民族低?那些已被消灭的,历史中曾叱咤天下的力量,在崛起之初,都很好的发展过生产力。结果还是摆脱不了命运。光回答生产力,是不完满的答案。两百年前,你要得出这个结论,那是非常棒。现在你还是这个答案,那是真的low。以生产力,尤其是物质生产力作为衡量标准,而不考虑合作,那么生产力不只将一无是处,反而会适得其反。

    放心,不要一看好像政治课要开始了。哪次我不是写的很通俗。最后我保证让你们看的舒服,看的明白。只是看的过程中,切莫将自己局限于一小视野。用单一话语体系来描述大历史。

    正文:

    上个世纪三十年代,一位年轻的王子法国留学回来,深感西方国家的发达。即位后下令加强对外文化交流。招聘外国顾问,设立现代大学。几十年时间里,大批外国技术人员到来,建起大小工厂、飞机场。绿地、高楼和大学取代了沙漠、黄土和宗教学校。妇女也被鼓励去掉面纱,甚至可以和男生一同上学,自由参加选举和自谋职业。年轻女孩穿着西方潮流的短裙,身穿西装的商人开着苏联和西方产的轿车,新式的医院和学校拔地而起,大学山丘上野餐的男女青年在饮酒歌唱。

    政教分离和取消教产更是必不可少。种种革新打击了宗教势力,国家逐渐世俗化。人称中东小瑞士。

    你觉得这是哪个国家?告诉你,就是阿富汗!

    见证历史变迁的达鲁拉曼宫

    现如今的支柱产业

    开头那个帅气戎装的小伙子早已是耄耋老人

    现代化进程被政变打断了。国王早已流亡海外客死他乡。

    都是学牛顿、亚当斯密,人家就成了华盛顿成了开国明君,你就成了末代皇帝?!

    说先进生产力是决定性力量,为什么这些国家在现代化道路上引进先进生产力却失败?为什么他们的现代化中断了?还记得上一篇中,最后的疑问吗?

    从民国开始,我们一直革不除封建道德、血缘关系。社会地位、财富仍然按红楼梦那个时候的逻辑分配。这是中国一再失足的根源。

    我们也有中断现代化的危险啊!看看那些女德班。

    从英、荷开始,大陆国家艰难的接收着现代化的改造。法国大革命、德国统一、意大利统一、俄国革命——直到欧亚大陆东端。在推倒封建围篱的过程中,逐渐走出大陆派。欧亚大陆上一个个民族不断根据自身状况与时代融合。拥抱民主、自由,拥抱自然科学、社会科学带来的昌明。

    然而,世界各国走向现代化的进程不是齐头并进的。波浪式的传递中,看得出明显递减。

    西欧好一点,南欧差一点,东欧又更差一点。美国最彻底。为什么?按海路通畅程度排列。伊比利亚(葡西)是大部分环海的半岛,走亚非拉,她是最短航线的起点,海岸线4964公里(西班牙);荷兰是水网密布,靠海靠河口吃饭,但是国小,作为一个大国的辉煌时期也很短暂;英国任何一个位置离海不超过120公里,海岸线12429公里,但是1603年她才和苏格兰实行王位联合模式,还是各自独立,而直到1707年才开始正式合并,所以,除去苏格兰、北爱等地方与西班牙差不多;法国海岸线3427公里,还被分割成两部分,农业发达中央集权比较强大;德国海岸线很短也被分割成两部分;俄国在成长期一直在寻找出海口。与海洋的联系度决定了文明的爆发次序。

    美国则兼具多方面优势,东西两大洋,而又在一张白纸上作画,更没有旧有的羁绊。这些规律表明,我们人类没有在超战略的层次上,有决定自己命运的能力。老天爷给的底子好,社会就显得进步。

    这个所谓底子,我以为是:各国土地情形、农业生产的不同,以至农业力量和工商业力量对比的不同,于是接收现代浪潮的效果就不一样。

    英美代表的海派明显更顺畅,而与之对应的陆派则多伴有社会剧烈重组与革命,(比如俄罗斯)甚至反复革命。被先进拉出差距后,不断阶梯式释放积蓄的势能。说明其现代化的内生动力,相对西方不足(大陆国家靠海远或者海岸线短)——或者是阻力(土地问题和土地带来的伴生问题)比西方更大——往往需要外部危机作为导火索。典型的如俄国,克里米亚战争之后的农奴制改革,日俄战争以及一战后的巨变。

    两路主义(思维流)如几万年前的海陆迁徙(人流),如几千年前的海上陆上贸易线路(物流),在亚洲大陆的东端汇合了。这第三次历史性的汇合会带来什么呢?——现代浪潮将中国推上时代的潮头。

    平静了二百年的大陆,掀起了前赴后继、波澜壮阔的革命运动。中国,成为了检验真理的试验场。俄日索取领土,英国要的是一个如印度一般却又翻倍大的殖民地,美国要求门户开放。列强虽然是依据地缘、历史、先来后到的差异,提出了各自的主张,却也是依据现实提出的。根据各自经济模式对土地的依赖程度,高下立现。日俄英美,与各自的历史地位也完全匹配。

    然而,各方在中国都无法完全达致目的。直到现在,美国在最近的谈判中,还在要求我们开放市场。

    上个世纪的历史证明,我们不可能像日本。以我们的民族、地域、文化的复杂性,不能完全倒向某条道路一边。车到山前,在各方的启发(夹逼)下,我们先是走了土地路线(土地革命战争),再又开启了海派路线的补课(改开)。

    海派陆派的共同核心是什么?现代浪潮的内核是什么?先来看看英国。

    在第一篇我曾说,地主阶层的衰败之始,是因为羊走上了历史舞台——圈地运动。羊吃掉了地主自己的佃农,给工场主提供了大量廉价的劳动力。这是第一阶段。新贵族和旧贵族都很舒服。但是变化是深刻的开始了。庄园主的农业,基础是土地和太阳。工场主依靠能源(煤)和智力创新。人在两个体系,谁更能发挥价值呢?现实是劳动力从农业向工业转移。

    第二阶段,在新生产模式下,工业生产周期带来波动(经济危机周期)。叠加气候因素之后,两个体系中,个体价值最少的体系,承受波动的能力最低。

    在农业社会,任何地主受到来自市场的、生产的成本压力,都可以转嫁给农民。而你只有羊了,所有压力都给你自己。或者你有佃农,佃农生产的价值很低,他自己都穷,你怎么加租。你更不可能转移给工场。你觉得非洲可以随意把咖啡的种植成本转移给西方吗?而生产链条上纺纱机、飞梭、蒸汽机,所有的改进红利是他的不是你的。你没养多利羊,你没在生产链条上占据有利地位!

    第三阶段,资产阶级民主议会通过税收立法。比如继承法,彻底消灭旧贵族。新闻报道,英国伯爵为偿还9500万元遗产税卖山,送贵族头衔。他为什么无法缴纳税款?为什么企业家一直在缴纳巨额税款还没事?企业家在生产链中的地位可以把税务压力转移出去。而这个没落贵族想必没有任何经营性资产。

    这中间,最核心的是什么?我看到土地在生产中的地位在下降。在经济活动中,作为生产要素,分利的权重不断下降!甚至在立法之后成为负资产。这就是各国发展差异的核心秘密!

    荷兰是河口加海岸。威尼斯也是海边盐碱地。他们国内一开始就没有强大的农业力量制约。而农业势力强大的国家,工商业要与农业争夺资源,农业势力不惜以武力对抗。没有谁能例外。英国把国王送上了断头台,最后还好,和解了;美国有南北战争;日本有戊辰战争,以及余波,西南战争。在近现代舞台,叱咤过风云的国家,其国内所有依靠土地组织生产,以维系自己的旧势力都被打倒了。其他陆派国家就更惨烈了,从法国大革命到中国近代一百年的乱世,一个比一个动荡!惨烈!旧势力没被打倒的呢?要么是印度南美这样的失败国家,要么是泰国这样陷入困扰的国家。

    所以,如果不能弱化以土地为生的旧阶层,在经济政治上的地位,这个国家就积弱,这个社会就显得落后。

    经过现代化浪潮洗礼的国家,他们成就的高低,都是因为国内工农业势力的对比。而中国人第一次在人类历史上做了超战略层面的努力(参考第一篇),在一个重农抑商传统的国家,硬生生的将组织农业生产的地主阶层消灭了。

    新的中国于土地革命战争的血火中诞生了。中国革命史完全就是推翻依靠土地获利的势力的历史。然而,当下中国的核心问题就在于——我们为维持权力运行,还得依靠土地获得利益!这是我们民族的时代大背景,是历史给予我们的被动!

    第一次,面对东西方文明的深壑与技术代差,面对新旧列强对老大帝国衰弱躯体的分食,我们是在超战略层面上行动,才得以化被动为主动。真可谓开天辟地的巨变。这样的历史上多次出现。

    当现代智人进入欧洲,等着他们的是当地凶狠的、更适应寒冷的尼安德特人。本来怎么看都应该是尼人消灭现代人,结果却是相反。为什么呢?虽然尼人比智人更耐寒,但是在冬季,捕猎收益都降至最低。而智人却有另外一项在尼人看来无用,也理解不了的技能。艺术鉴赏力!冬季他们仍然可以在洞穴里生产手工艺品,有通往南方的贸易网络可以与南方的同族交换必需品。

    新石器时代和旧石器时代有不可逾越的代差。往后的代差,这种不可逾越性会在不同层面存在。阿富汗就是被它阻挡在现代大门之外。

    农业民族驱赶采集民族,近代帝国征服殖民地,都是这类超出对手维度的打击。每一次历史跨代的时候,先进民族都让落后的敌人感受到无可奈何的力量对比,无法挽回的优劣差距。最后就是落后种族的神形俱灭。

    西班牙殖民者皮萨罗带领不到两百人,生擒印加皇帝阿塔瓦尔帕

    所以,现今面临的种种问题,需要再次在超战略层面上规划,才能第二次化被动为主动。

    世界各族人迁徙到地球不同的角落,随着时代的节奏,领取了不同的使命?当代的使命,西方费了几百年,也只完成了一半——解决控制土地的阶层只是使命的前半部分。中国完成历史使命,需要实现两个层面的核心目标。

    第一层核心目标:土地在经济中的位置。

    工业社会,能源是关键。土地作为经济要素,在工商业中处于辅助地位。

    围绕土地的生产活动的性质,使得封建社会的规矩,在生产组织和社会规范上发挥重要作用。而工业,以及工业为自己建造的环境——城市,将人口从土地上解放出来。新的文化,新的关系,新的行为模式和准则,更替了几千年的封建遗存。只要做到此一点,社会中人与人的关系就不再以血缘为连系主线。

    各国的伟人们都知道这一点,从容克地主,到东欧平原的集体农庄,他们都在做同样的事,各种路径弱化、消灭控制土地的阶层。把土地阶层交出权利的红利集中发展工业。德国得以数次振兴,俄国甚至站上了历史的顶点,成为一个超级大国。

    在经济活动中,把土地重要性降低,社会就能走向现代化。这个阶段的关键指标就是发展生产力。这是已经发生的历史,下面就是我的创新了。

    如果将发展生产力作为我们的根本目标,那么欧美的历史成就,就是我们追求的目标。因为他们那样就很好的发展的了生产力,第一层核心那不就够了吗?如果这样,我们永远只能追赶而无法超越。因为他们的发展不管在农业上(乌克兰大饥荒)还是工业上(经济危机)都带来了不可调和的问题(我后面会讲到)所以,历史推动我们进入更深的层次。

    第二层是在第一层基础上更进一步的目标:土地红利在社会中的分配。

    所有走上现代化道路的国家,都面临一个同样的问题。大量人口从土地上释放出来,总要拿个东西装下他们。这带来工业的产能急速膨胀。没有农业经济(购买工业产品,回收城市富余劳动力)的缓冲,社会肌体对经济危机的症状更重了。原先的农村农业与城镇手工业的平衡被打破了。

    殖民地历史展现了资本主义多么迫切的需要消费市场。之前的社会也扩张。但不至于不扩张就要造成社会危机、经济崩溃。因为城市手工业生产和农村自耕农生产形成内部平衡。而工业时代的到来,在农村和城市造成深刻的变化。农业机械化后,即使农产品在产量上增加,可人少了,对城市产品的需求也少了。城市人口相对更多了,需求也更旺盛了,但他们自己不可能靠工资买光自己生产的所有产品。这就是全球的时代背景——购买力和生产力的失衡。

    人力成本(工资)+原材料成本+资金成本+税赋=商品售价。这是盈亏平衡的情况。

    为什么会这样呢?农业是自然就可以循环的系统,而工业是需要不断哺育(向其注入能量)的系统。所谓生长,就是列强抢夺倾销产品的殖民地市场。尼采的战争哲学因此应运而被利用。

    这个缺口,迫使大英帝国用武力打开一个又一个国王和苏丹的市场,让他们的农业体系来为自己的工业生产能力买单。可这样一来,日不落帝国以工商业发家,却在全球层面上宿命的将利益根植于土地(依靠殖民地保持农业体系作为产品倾销和提供原材料的市场),从一个先进文明,变成了进步的压制者。最后全球殖民体系瓦解。一样没有逃脱魔咒——所有的依赖土地得利的势力都将灭亡!其权力结构最终必然崩塌!!

    这也导致了世界权力的难产。苏联解体后,俄罗斯想完全倒向西方也不可得。这跟英国非得搞等级制度一样。英国生产,还可以殖民地买,可如果印度成为了英国那样的制造业大国,谁来买印度货呢?

    所有国家的所有战略行为,都是为了找一个东西,来平衡自己的产能。(这也是郑和下西洋的历史秘密。以后有机会再聊。)

    工业文明不是进步吗!?农业也并没有因为作为夕阳产业而凋敝,土地产出比以前更多了。问题出在哪里?——土地红利在社会中的分配!

    工业产品越来越多,但粮食价格却相对更低。农业成了工业链条的一部分。尽管你产量高,但产业地位低下。这意味着在市场中产值低。没有人(足够的人)拿着粮食(足够的价值)去换购城市的工业品。

    面对这样的困境,怎么办的呢?有两个国家处理的较好。一个是齐国,一个是美国。管仲提倡消费鼓励奢侈。这主张并不惊人,惊人的是这样先进的主张发生在两千多年前。而齐国正好是一个工商业发达的大国。管仲提出“俭则伤事”。今天所有的理解都是将其跟凯恩斯的消费主张比对——消费促进生产。是有这层意思。然而关键是,在农产品和工资都没办法与工业产能平衡的时候,怎么办?

    管仲跟凯恩斯有本质区别,管仲是促使富有阶层消费,是不改变游戏规则,而鼓励富有阶层返利。而现代消费主义是促使普通人消费,这与管仲的主张背道而驰!负债(赤字)拉动经济是靠未来税赋,羊毛出在羊身上,税还不是老百姓自己掏钱。不仅游戏规则完全不变,还一毛不拔。所以答案是发达的服务业(管仲还是红灯区行业的祖师爷)。美国不就是服务业发达么。劳动者以服务产品,换得经济部分红利,从而使底层的购买力相对提高。

    这是历史上的借鉴,然而都是权宜之计。齐国灭亡了。美国的债务非常高,这才要找中国的茬儿。说来很简单,不就是要劳动者买得起自己的产品吗。然而,分配问题实质是提高劳动者在市场中的地位。怎么提高?接下来仔细看。古今中外,从来没有人提出我这样的主张。

    之前我们分析,陆派国家因为农业相对发达,进步阻力更大。这一弱点,在新的历史阶段(第二次现代化浪潮),反而会是优势。

    第二次现代化浪潮

    在清除社会旧势力之后,空出来一部分生态位。当我们生产力孱弱的时候,我们用这个红利转化成先进生产力。这就是改开前吃的红利。改开后呢?也是这个红利释放的结果。外资愿意来,因为劳动力、土地价格低。为什么低?这些生产要素都是之前的体系里,以超低便宜的价格释放出来的啊!

    解放后是我们孕育自己的工业体系的时候,改开后是对接人类现代生产力的过程,尤以加入WTO为冲刺。这是我们弱化土地要素,发展生产力的过程。却因为在后半段面对外部对接的冲击,走向了重拾土地要素的阶段。在上一篇我也提到,面对外部挑战,必然要借传统力量来对抗。

    这段已经过去的历史说明,土地红利用好了,用对了,是可以为社会带来福祉的。可以用来发展生产力,也可以用来保护我们自己的工业力量,不被外部吃掉。这里我想说,国进民退的分歧只是两千年前盐铁论分歧的延续,这在外部威胁面前都不是主要矛盾。并且,现在已经找到办法了。看下面——

    走在现代化的道路上,土地在生产中的作用是弱化了。相应的,我们也遇到农产品价格低,农业生产亏本的问题。怎么办?重新让农产品和人力资源结合。强行结合。农产品价格低,但是人吃了之后,在各行各业创造出来的价值却不低!

    办法分两步走。一个主体,我称之为公共利益代言人,先由其控制一大部分自然资源,以资源为抵押,发行货币,然后通过老百姓,把这些需要(货币)投向市场。(印钱给老百姓让老百姓花。)接着正府以税收的形式回收货币,用来向公共利益代言人购买公共产品。

    核心目的是,将自然资源于市场之外配置给民众,以提高民众在市场中的地位,以及分配权重。本质是用社会外部自然资源,重新平衡生产力与购买力。

    这一循环有三个关键。第一,改进了货币的发行方式,有根。而且是实在的自然资源(可能还会有市场需要的其他资源,比如人力)作抵押的根。这样货币有自身的硬度,有一个权力会切实的想要保护自然资源。

    第二,改进货币的投放。现在货币流入市场是通过金融体系,通过银行。而利率已经是陷阱了,降息也流不到最需要的企业。每天吃饭花给谁?中小企业才做这类服务老百姓日常生活的市场啊。这样,通过每人一样的生存福利式的投放,社会稳定,副作用小,还效率高。这就提高了劳动者的地位,改变了货币流动方向。

    很可能的,这个货币不能取代现有的信用货币。只是作为定海神针,起一个锚,一个货币标杆的作用。成为一个让其他币种向它看齐的中心货币。类似黄金。因为其他信用货币都是没有锚的。这样肯定会有很多种信用货币在国内竞争性流通。这样的经济体会非常具有活力、非常开放、对外部资本有强大吸引力。

    金融市场会因此混乱吗?交易兑换的不便呢?有5G,有手机,有稳定的中心货币(有根),兑换也好交易也好,就是秒秒钟的事啊。中心货币相当于各种货币(货币是特殊商品)的称重器。各种(信用)货币将成为中心货币的影子。这是多么巨大的金融权力。

    第三个,是正治权力架构的改进。货币发行和当今传统行正权力应当完全分离。当所有的区域行正权力臣服于公共利益代言人的金融权势,那么第一个世界正权也就初具雏形。其形成路径在于对国债的处理。当代主权最终将被债务拖破产,而公共利益代言人将依靠自身生产力(能提供部分公共产品,比如粮食资源、养老资源)进行不挣钱的粮食生产,和老年人照顾,等,作为对价,换取未来权力中的核心位置。

    超战略路线图

    进入未来自由的、自主命运的时代需要经过三个路口,或者说攻下三个高地。

    第一个就是对正权的改造。让公共利益代言人(人类社会从来没有的新结构),从旧正权架构(官府)中分离出来,并取得经济的独立自主并在意识上(并非行政上)有效的影响正府行为。原则和动力,都围绕土地红利的分配展开。事情开始有了一个推动者,人民拱卫的人类权力共同体——公共利益代言人。

    第二,人民获得基本生存所需的福利体系,福利源于土地红利,而不是正府税收。按说这是第一条(建国的过程)一建立就应该有的。但是我们建国的时候太落后,或者说我们太早熟了。而各种福利,从吃到住,再到其他交通、上学、医疗,都应该逐步免费,既然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那就单列吧。

    第三个用类比大概描述。第一个高地是将人从土地,从控制土地的权力阶层解放;第二个是将人从(工业)生产链条上、市场里解放;第三个是将人从家庭解放。人类文明史就是以国家(社会的最大集合)为代表的公共关系,与以家庭(经济的最小单位)代表的血缘关系拉锯的历史。国家能提供更好的公共产品,社会中,血缘纽带重要性就减弱。比如城市。对应农村社会的血缘关系就更紧密。现代社会已经对旧时的婚姻进行了改良。但毕竟还是男权社会。人在家庭中的解放,当然男性也得到解放。而更受益的将是女性,天性完全解放的女性是什么样的?一个对女性没有任何一丁点束缚的社会,将是一个多么绚丽多姿的世界。

    话提前放出来。如果不彻底,没有第三,只有前面二者,仍然会造成深重的问题。这里就不展开了。

    通过生存资源免费配置,提高劳动者地位。这样的分配制度改革的要义有二,这既避免了资本对劳方的肆意宰杀(贵食品、高房价),也避免欧洲福利社会的无底线无原则发放。

    前两年偶然听到某君在电视上说了一句话,大意是:西方福利社会是左边兜儿揣右边兜儿。我们的分配改革会更好。

    我不知道我把他的话理解错没有,他说的意思是不是我的意思。但是我期待着。我也观察着。因为要实现这句话,必然绕不开这三个高地。

    历史终结

    历史终结论是非常有价值的。然而提出者并没有对未来社会的想象力。西方把第一层核心的历史阐释尽了之后,确实,他们没有机会再向前迈出新的一步了。这才是历史的终结。

    这样的终结并不新鲜。东方几千年的治乱循环不也是一种历史的终结吗。在秦汉,儒法思想开启了千年盛世,而在宋朝你还抱残守缺,大乱与大治之间,我们只能结构性的改良。儒家发展到极致,却最终窒息了民族的未来。市场万能、金钱至上也只会把人类带入死胡同。

    不解决土地问题,东方的历史于是被终结。不分配好土地带来的红利,西方的历史也会就此终结。

    我们进步的历史,是推翻一个个将自己的权势根植于土地的独裁者的历史。上个世纪,我们完成了历史使命。现在巨变就在眼前,我们这个民族,举起第二面旗帜,用土地的红利推动历史的车轮前进,这就是我们的新使命啊!

    最后总结全文的要点:

    1,所谓现代化,就是消灭,以控制土地来组织旧的农业生产模式,并维持以血缘为人与人主要关系的社会模式,的旧阶层。

    一句话,消灭封建地主。

    2,现代化对工农业的变革,使得生产支付失衡。表现为劳动者缺乏购买力,买不完市场上的商品。未来的希望在于,将消灭地主阶层获得的红利让利于大众,提高劳动者地位,从而回到当初的平衡态。

    最终,依次实现,让大众(劳动者)从土地解放、从市场解放、从家庭解放的过程。

    已是悬崖百丈冰,尤有花枝俏。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改革开放初期提出四个现代化(实际在上世纪60年代就提出了):工业现代化、农业现代化、国防现代化和科技现代化。
    在十八届三中全会将全面深化改革总目标设定为“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也就是体制现代化,这样就成了五个现代化。
    我认为可以重新规整为:国家建设现代化(老四化)、管理体制现代化、国民素质现代化。
    2019/3/13 14:41:33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澳门葡京简介


80后,重庆人,车工(机械制造业加工工人),信仰共产主义。为中国崛起而思考,为人类世界的思考是我的基本属性,是我挣不脱的枷锁,是我与生俱来的宿命。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szhzjz.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