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葡京官网

盛兴瑞   澳门葡京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云台剑侠 - 盛兴瑞首页
什么是共享经济?
2018-12-05
字号:
    一个事业做的很成功,非常喜欢思考问题且做事非常精明的私企老板,经常跑到我这里来淘宝。尽管我经常讽刺他、挖苦他,甚至骂他,给他一些并不是他想要、并且他不喜欢的东西,但他还是乐此不疲的经常到我这来。这不,昨天晚上又煞有介事的跑到我家来咨询问题,形成了我们下面一段对话:

    一、共享经济是公有经济

    老板:大经济学家,怎么也和我们这些俗人一样学会坐家玩手机了?现在经济形势不好,吃完晚饭也不出去走走?出去溜达溜达,锻炼锻炼身体,同时也想想怎么挽救一下我们这些水深火热、备受煎熬的企业家们。

    我:你咋知道我没出去走?像你这样不可救药的投机资本家,就活该让你受点煎熬。这是你们的宿命,就该如此。谁也挽救不了你们,只能你们自我改造,自己挽救自己。

    老板:好,自我改变,自己挽救自己。停停手,别玩了,教教我怎么改变,怎么自己挽救自己。别玩了,跟你咨询个问题,给我说说什么是共享经济?

    我:你一个装扮成企业家的投机资本家,你关心这个问题干啥?这个事怎么都和你不沾边,这不是你关心的事。我可警告你啊,别胡思乱想,小心掉里面出不来,现在搞共享经济的日子都不好过。

    老板:别又给我玩什么高深,吓唬我?我可不是吓大的。我就是感觉这个共享经济挺有味道,看我能不能玩一把?

    我:你能玩。但你不怕我给你带节奏把你带沟里?

    老板:不怕。你给我说说是怎么回事?

    我:再提醒你一遍,这个事情谁都能做,而且谁都在做。但这个事情不是你现在这个成功的投机资本家做的。你要做是需要斗私批修、灵魂深处必须进行革命的。能接受吗?你接受不了的。该干啥干啥去好了,别跟着瞎起哄。

    老板:说正经的,别又来你那一套。我就是问你什么是共享经济,你给我带那么多杂碎干啥?你给我讲讲什么是共享经济。咋地,该不会撞枪口上了,又是你的什么公有经济、什么什么治理模式吧?

    我:最后再提醒你一遍,那些做共享经济的都失败了,你们这些投机资本家是做不成的。你还是先好好学着做好你的资本家,研究好怎么接受分封和进行分封、怎么分的公平点,让你的员工不要对你有太多的怨恨,最后和你离心离德把你出卖了的好。

    老板:我的员工对我好着那,没人敢出卖我。这不用你操心。

    我:告诉你,既然是来学习的,那就想学就学,不想学就拉倒,不用阴阳怪气的挖苦我和我的复兴企业治理模式。我给你讲我的复兴企业治理模式,就是在让你做共享经济,而且是你能做到的共享经济。你到现在还没有认识到,还不想做,今天跑来问我什么共享经济的事,凭你现在的脑袋,不可能理解的。

    老板:行行,不就是复什么治理模式吗?你先给我讲讲什么是共享经济,再说你的什么治理模式。

    我:那我告诉你,你刚才还真说对了,共享经济就是公有经济,你能接受吗?

    老板:叫你说共享经济,你又瞎扯什么公有经济?行,我接受,你接着往下讲吧。我看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公有经济?

    我:你接受个屁。把你的宝马车给我也配个钥匙,让我也和你老婆一起公有共有共享,行吗?

    老板:行,明天就给你配。行了吧?接着讲吧。

    我:说好了,明天就配。明天你要是不配你就是狗。

    老板:跟你咨询点事,你就开始敲竹杠。说话算数,明天就给你配。行了吧?接着讲,接着讲。

    我:说真的,共享经济还真的就是公有经济。但公有经济必须用公有的意识和思维来理解,不能用私有的意识和思维来认识。

    几千年来,人们一直被私有意识所统治,也就形成了私有意识下的思维习惯和思维方法。看什么东西都用私有意识和思维方法来看,看公有也用私有来看,也就把公有的共享经济看走样了。没有公有意识,用私有的意识和方法来做公有的共享经济,也就做不成共享经济了。

    什么一谈公有,就是共产共妻,这就是用私有意识看公有的典型表现。贪婪,你自己有妻子,你共人家妻子干啥?就算没有,男人女人的人格都已经是公有的,也就是平等的。你去根据你的需要选择你需要的、且人家也需要你的组成家庭就是了。人家已经根据人家的需要选择组建家庭了,你非要去想着共人家的,那你就不是公有意识和思维,是私有的意识和思维,就是在搞私人占有了。不站在公有的角度看公有,是看不明白公有的。

    先明确公有,再建立秩序,然后遵守秩序按需分配,人人在人格公有和一夫一妻制的基础上,公平的自由选择伴侣,共享男女资源,这不就是公有制和共享经济吗?你如果在私有意识下想多吃多占,或者去占有别人的,你就破坏了公有经济,破坏了按需分配,破坏了人们对资源的公有共有共享,怎么可能有共享经济?一定是乱爱自由、离婚泛滥、娼妓遍地、家庭失衡的社会了。

    就好比前一段出现的高铁霸座的事,实际上如果人们进入公共场所后都有公共意识,事情就很简单。不管列车是不是私有的,列车相对于所有旅客来说就是公有的,是一个公共场所。公共场所就会有公共秩序,你不管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你进入公共场所,你就要有公共意识,就要遵守公共秩序,不能再有私有意识和霸权思想。

    你按照公共秩序和你的需要购买了你的票和座,人家也按照公共秩序和人家的需要购买了人家的票和座,实际上就是购买了不同座位的使用权。你去找你的座位享用就是了,非要占有人家的座位,这就没有公共意识,没有公共资源共享意识,完全是一种霸道的私人垄断分封意识。我先来的,我想咋地就咋地,我就要霸座,我就要你去坐我的那个座,我先来先占就有权进行分封,看你能把我怎么样?

    这样的公共事件,在改开前公有意识占主导的社会环境下,是不可能出现的。之所以在改开后的中国会出现这样的事情,根本原因就是私有化过度,人们被强烈的灌输了全面私有意识,也就没有了公有意识,没有了公共意识。再加上法理基础从公有意识向私有意识转变,司法实践不断地去维护和推崇私有意识、破坏公有意识,造成人们对公共意识的淡漠,私有意识泛滥肆虐,在公共场所出现这样的闹剧也就不奇怪了。

    像这样的人,既然没有公共意识,就永远不要让他在公共场所出现,就应该永远都不要让他坐火车,回你自己家霸占和分封去,想怎么霸占怎么霸占,想怎么分封怎么分封。

    老板:嗯,有道理,接着讲。

    二、共享经济也是需要付费的,不是免费的

    我:比如你家,就是一个公有共有共享、按需分配的小社会。你的宝马车,既不是你的,也不是你老婆的,当然也不是我的,是你们家公有的、你和你老婆共有的公共资源。你和你老婆属于你们家的成员,就可以公有共有共享,你们两个就都可以享有享用。由于是你们家公有、你和你老婆共有的,就不包括我,我就没有权力享用,当然更没有权力拥有了。你老婆可以随时根据需要把车开走,你没有任何想法和看法,我就不能根据我的需要随便去开。我要随便去开了,就变成偷车的贼了,你们就会报警来抓我。这就是一个共享经济的例子,你是不是每天都在做?是不是每个人都在做?

    先公有,再共有,然后实现共享,这就是共享的前提,必须首先公有和共有。我没有资格和你们公有和共有,也就没有资格和你们共享了。所以说,共享经济首先是公有经济。你们这些投机资本家,就不要在社会上瞎参合公有经济的事了。

    老板:那不对。共享单车是要付钱的,不是随便共享的。我老婆就不用付钱,这不是共享,是我们共有。共享不一定非要公有和共有的,只要付钱就可以共享。

    我:是的,共享什么都是要付钱的,并不是无偿使用的,都是要付出成本的,否则就把共享资源消费没了,无法使资源再生,就共享不下去了。但你不知道也看不到的是,你老婆也是付了钱的,也是付出了成本的,只是你不知道和没有看见,确切的说是付了钱但你们没有算。因为你们不仅公有共有共享你们的汽车,还公有共有共享你们的所有财产,包括你们的钱。所以,就不用算了,或者说算了你没有单独核算罢了。如果你和你老婆不共享别的,只共享这台汽车,那么你们是一定要算使用成本的,你老婆使用和你使用,就一定都要付使用费的,也就是购买使用权的。否则,就你和你老婆那个私有脑袋,你们就肯定共享不下去,就一定会想着要霸占了。

    老板:有点道理,应该是这样的。她啥都不管,只管使用,钱都是我给她付了。但她是我老婆,我愿意。如果其他人想和我共享,我就不能收别人的钱来挣钱吗?这里面没有生意吗?

    我:一个典型的投机资本家,一脑袋生意经。再比如,你新娶的这个有大学学历的漂亮小老婆,和你这个没文化的、土的掉渣的、守财奴似的老土豪过腻了,不想和你过了。看我风流倜傥还有学问,想和我过,但又过惯了有宝马车的生活,舍不得你们的宝马车。因为我没有宝马车,怎么办?就和你提出离婚后我们和你公有共有共享你们的宝马车,你看在我的面子上也同意,这时的宝马车,就成了一个自然形成的、我们之间的公有共有共享资源。当然,由于你老婆不要你了,跟我过了,我是沾你老婆的光跟着公有共有共享的。

    1

    所以,你说的不用公有共有,只要付钱也可以共享,是不存在的。已经公有的资源就不说了,你看那些搞共享的,都要收取一定的保证金,或者什么名堂的资金。实际上这就是把共享的资源公有共有的一个方法和手段。共享是产权和使用权分离的,而且产权一定是大于使用权的,且购买产权的成本是一定要大于购买使用权的成本的。如果不能先实现公有共有,直接就共享,是很难保证共享资源安全的。没有一个安全感,没有一个可以保证共享资源安全的信用,或者说没有一个公有或共有的保障,谁愿意和你共享?是个人就可以给你交点钱把你的宝马车开出去共享,你愿意吗?不要一厢情愿。

    实际上这样的共享也就变成了不承认公有共有存在,一味的强调全面私有的所谓的西方政治经济学家所说的“公地悲剧”。对一些公有性质的公共资源,如果不明确公有共有的对象的公有共有权力,不建立制度和秩序来保护这个公有资源和大家的共享,让大家来任意共同享有使用权,没有公有共有意识,最后一定是在私有意识下变成共享悲剧,也就是谁先占有最后就归谁所有,也就谈不上共享了。结果就形成真正的“公地悲剧”,要么把这个公共资源私人占有私分了,要么把这个资源用光用废,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有共享了。

    西方政治经济学家只看到了问题的一面,没有看到问题的另一面。既然是公地,为啥不能用公有意识来看公地,而是用私有意识来看这个公地?如果用公有意识来看,不就可以形成共享经济,大家不用占有,共同保护、共同享用不好吗?由于他们只有私有意识,没有公有意识,也就把应该公有的公地首先给私有了,然后再说怎么私有,没有私有前是无秩序的私有,也就变成了他们有秩序的私有的理由和依据。把公有资源私有后,再给你弄个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法律来保护,就这样的把一个公有性质的公共资源给私有了,再给你讲出一个不私有就可能破坏这个公地的理由,来为他们的私有提供依据,自然就把本应该公有共有共享的经济,变成了私有经济了。

    比如你的宝马车,如果你不把规矩定好,不明确这台宝马车的公有和共有约定,不建立秩序,不去好好遵守约定和秩序,你光心疼和舍不得你的小老婆,一味的去迁就她,一厢情愿的希望她能重新回到你的身边。可你不知道,你老婆已经瞧不起你这个土豪了,一心只想着我,天天把宝马车停在我们家,那最后你的宝马车很可能就是我们的了,就被我们占有了,就跟你没什么事了。

    所以,共享经济一定是公有共有资源的共享,不能是私有资源的共享。没有公有共有资源这个前提条件,没有公有共有的公共意识,是不会形成真正的共享经济,最后一定是要么把资源破坏,要么把资源私有。不论是破坏和私有,就都不存在共享,也共享不下去了。

    而且共享是必须要购买使用权的,不能无偿的共享,无偿的共享也是共享不下去的。实际上我们对所有公共资源的共享,都是付了使用费的,只不过我们没有看到而已。你想挣人家钱,人家还想你的财产的,你们最后是做不成生意的。

    老板:想得美,一个糟老头整天在这做桃色梦,眼馋死你。不过说的还挺照路的。接着说正事,你怎么会想着拿我的汽车做比喻?跟你说实话吧,我就是想搞共享汽车。前一段时间一个朋友跟我说,顶账顶回来一批新的迈腾车,好像有六七十辆吧。就和我商量,想和我合作,看是不是能搞一个共享汽车。这不,就过来向你咨询来了,了解一下什么是共享经济?看看我们的共享汽车能不能搞?

    三、共享资源私有不会形成共享经济,一定是农业分封经济

    我:一撅屁股就知道你要拉啥屎。还装的挺爱学习的,跑到我这来咨询什么共享经济?是那个谁谁谁吧?你们成天在一起鬼混,你今天一来,提出什么共享经济,我就知道你想要干啥了。

    老板:是呀,你是谁呀,大经济学家,看我们不都像算命先生看我们的命一样,能看出几十年的。接着讲,接着讲。

    我:你们这些投机资本家,只相信算命先生。告诉你啊,别糟蹋经济学家,经济学家怎么成了算命先生?经济学家是科学家,那些伪经济学家才是算命先生,那些西方政治经济学家,才是算命先生。

    老板:行,行,你是科学家,人家是算命先生。接着讲吧。

    我:还是那句话,别胡想,共享经济是公有经济,你们这些具有顽固私有意识的脑袋做不了。要么是打着搞共享经济的幌子做成别的什么东西,比如做成金融什么的。如果要真的是去做共享汽车了,就一定是要做赔的,而且赔个底掉。别说做共享经济是做公共服务,不是你们这些投机资本家做的事。你们就是有好心,钱挣多了,想积点德给大家做点公共服务,同时想把这些汽车变现,你实际上也只能是变成一堆债务和一堆废铁,是变不了现的,也形不成公共服务,最后一定是你们赔钱别人还恨你们。

    还有,就算你们真心想做,想投机,想提前介入共享经济,不想在这里面挣大钱,仅仅满足一些微利或保本,为社会解决一个就业问题,为百姓提供一个方便,再从中想办法寻找挣大钱的商机,这也是你们这些精明的投机资本家的正常套路,但这也是很难做到的。还是那句话,共享经济是公有经济,认识理解共享经济和公有经济必须站在公有意识和公共思维下理解,不能站在私有意识和投机思维下理解。

    现在整个中国都被私有意识控制,人们的脑袋都向私有回归,都用私有的思维方法看问题做事,都具有强烈的投机意识,都追求个人私利最大化。那些共享你们汽车的人,都用私有意识来对待你们的公有意识共享经济,一定是拧巴的,一定是和你们的预想和需要相悖的。加之你们的动机也不纯,最后,不是看你们过度收取使用费挣钱,产生不满心理而放弃使用,就是存在更可怕的情况,那就是都在付出成本的同时,过度使用你们的汽车,满足他们的利益最大化,甚至破坏你们的财产,破坏使用规则,造成你们只能赔钱不能挣钱。

    共享经济是一个所有权和使用权分离的经济模式,而且所有者的权力一定要高于所有使用者的权力,所有使用者且必须尊重这个权力的拥有和使用,同时所有使用者必须具有足够的公共意识。而能够具备这样条件的经济环境,一定是一个公有制的经济环境。因为在私有制的经济环境下,所有经济主体中的任何一个经济体,都不具备高于所有使用者的权力意识和权力所有。在全面私有制下,所有的经济主体都是平等的,都不可能具有超越其它经济主体的权力,大家都遵守全面私有制下的一个法律秩序,而不会去承认别的经济主体具有超越自己的权力。

    你们不懂,马克思和毛泽东真的是伟人,真的很伟大。他们不仅从资本主义的剥削掠夺和经济危机上看到了资本主义的腐朽,还从工业革命后形成的新的局面下看到了一个新的工业社会,也就是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社会的存在。他们不仅知道未来的工业社会和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社会是什么样子的,实际上就是我们今天看的越来越清晰的公有共有共享社会,还看到了必须用社会革命夺取政权来建立这样一个社会。特别是不仅要夺取政权建立这样一个社会,用专政来保护这个社会,用秩序和制度来维护这样一个社会的运行,还要不断的通过文化革命来教育培育适应这个社会的新人。

    不仅自己明白,还要让所有人都明白,只有这样才能真正认识和建成工业社会和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社会,才能建立公有共有共享的社会。现在的社会环境和条件,现在的人的意识和素质,是越来越不具备搞共享经济,只适应搞农业分封了。看看那些占座的,拦火车的,就知道了。

    但你们的汽车不是具有自然垄断属性的公有性质的公共资源,就算私人占有,也形不成垄断分封,你们就不要瞎起哄了。

    老板:又来了。整天说马克思毛泽东伟大,是不是想说你自己也很伟大呀?别扯那么远,说具体的。

    四、共享经济不仅需要共享资源公有,还需要共享人具有公有共有意识,并真正实现共享人公有共有

    我:我说马克思毛泽东伟大,那是真伟大,并不是想跟着人家沾什么光,是发自心底的佩服人家,佩服人家看到了今天和未来的社会。没有他们的伟大,哪有我们今天的明白?我们只是站在人家肩膀上,比他们站的高了点,看的更远更多更明白些罢了。没有他们就没有我们,你不用在这给我装,我们要不是接受了他们的东西,也和你们一样的去做生意,未必就比你们做的差?

    老板:那是,你们这些大学问家,肯定比我们的脑袋好使。

    我:我们这些徒子徒孙不敢说什么伟大,也不想什么伟大,就想把你们这些有着农业分封制思维的、崇尚全面私有的、搞垄断投机的、不适应工业社会发展需要的封资修余孽改造过来。变成适应工业社会发展需要的,走社会主义道路,别走旧的农业分封的资本主义道路的人,共享经济的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就实现了。

    你们这些坏东西,就是不想接受辩证唯物主义和劳动价值观的改造,就想在唯心主义和效用价值观的主导下,要你们需要的,要你们的具体的。让你们改造思想,你们就开始抵抗了,就开始讽刺挖苦别人了,就让别人转话题,让别人给你们具体的了。

    老板:夸你两句你还来劲了,说着说着文革大批判那一套就又来了。行,听你的,老老实实接受你的改造行了吧?接着讲吧,我接受改造。看你怎么改造我?

    我:什么事情都有好的,也有坏的;什么时候也都有好人和坏人。什么人都有,什么事都能做出来。有坏人做好事的,也有好人做坏事的。文革也一样,有好的一面,那就是面对工业革命必须进行文化革命。当然,也不能太急,不能仅仅强调一面,还要结合具体的社会实践来教育,不能仅仅靠批判和说教。政权和制度建立起来了,也可以借助改革这样的具体探索实践来进行文化革命教育。还有,就算文革中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也要看这些问题是谁干的,干这些事的人都是些什么人,是不是真的领会了工业革命和文化革命,是不是真的懂公有和社会主义,真的信共产主义。

    既然人类社会已经进入了工业时代,我们也已经开始进入到工业时代,就必须要让所有的人都进行文化革命。革掉脑子里旧的、农业社会的全面私有的封建文化,建立新的、工业社会的该公有的公有的共享文化。只有这样,才能建立适应工业社会发展需要的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社会。这不是哪一个人的事,是所有人的事。

    所以,你不懂,就你现在的脑袋,让你去搞文化革命,你也一定是要破坏文化革命的。就算你受大形势影响真心的想去搞文化革命,也会把文化革命搞坏,也会去干坏事的。实际上这和你搞共享经济,搞共享汽车一样的。

    搞公有共有共享,是需要一个人人都接受都支持的、新的垄断专制的社会公权力做保障的。这没有什么不敢承认的,就是垄断专制,就必须要垄断专制。什么社会没有垄断专制?资本主义社会没有吗?自由民主是幌子,垄断分封才是他们的实质。没有这样一个人人都接受都支持的垄断专制的社会公权力做保障,你是做不成的。这个社会公权力就是人民民主专制,或者说人民民主专政。

    比如高铁占座的事,如果没有专制,没有专政,他就是不起来,你能把他咋样?如果专制和专政是偏向他的,不是偏向维护社会公共秩序的,不是人人都接受和支持的,是不允许警察用武力来处置他的。或者你用武力来处置他,一旦出现问题、比如他有心脏病你一武力处置他,他就死了,警察就必须承担责任,甚至要受审坐牢,那你就无法把这个公共秩序维护下去,也就无法把这个共享经济做下去了。

    没有一个制度和机制来超越所有共享的人来保护这个公共资源、经营这个公共资源,你的经营不具合法性、不能被这些共享的人信任和接受,并赋予你处理一切问题的公权力,就没有了秩序,你这个共享经济是搞不下去的。

    你们把你们的私人资产用来共享,对共享过程的一切事情不能拥有处置权,或者说人们不赋予你处置权,让你整天打官司,你打得起吗?

    老板:嗯,有道理。不过,我们也可以有我们的权力呀。比如,对那些不守规矩的人,我们可以不带他玩,可以把他踢出去。像淘宝一样,制定规矩,不守规矩的不让他在这里玩,把他赶出去。

    我:你知道谁是不守规矩的人?哪个人脸上也没有贴着标签,你不带谁玩?只有他做了不守规矩的事,才能证明他是不守规矩的人,你们才能不带他玩。过两天他换个地方、换个装扮又进来了,你能把他咋样?这时就可能不是共享了,而是利用你们做他的坏事,或者追求他们私利最大化了,你们能处理过来吗?

    何况有些事情不是你说随便不带人家玩,就可以不带人家玩的。小小不然的事天天给你做,大家都不停的做,你一个处理不了,其他人就认为这样做合理,也就跟着做,你能怎么样?天天踢?那你的生意还做不做了?

    老板:说的不错,这事是不好办。这些我们做了这么多年的企业,我们知道,有些人还真的不好处理。淘宝上的假货就没法处理,也处理不过来。看样子还是要建立诚信机制,对那些不诚信的人,必须公开他们的诚信记录。诚信记录不好的人,就不带他们玩。

    我:哈哈,你还懂建立什么诚信机制?那都是瞎扯淡的,不解决根本问题的。如果想搞公有经济和共享经济,就不能靠惩罚谁来搞,而是要教育大家都接受来一起搞。如果不想搞,就想搞私有经济,再建立什么诚信机制都没有用的。

    你搞共享汽车,你拥有、保护、经营这些资源当然都没有啥问题,但你必须被赋予处理所有一切问题的权力。别说你能不能公平处理,就算你能公平处理,人家是不是承认你,是不是接受你的处理,你就没有这个权力来决定了。

    比如,你的车被弄坏了,你能不能处理?你没有权力处理,你也处理不了。因为你没有权力超越他,你们都是平等的个体和市场主体,你只能借助法律来处理。还有,比如过度使用和不当使用的问题,你能不能区分和鉴别?能不能处理?这些每天都发生的问题,你没有办法鉴别和处理,你的经营就无法进行下去。

    马克思毛泽东建立公有共有共享的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社会,首先就是建立人民民主专政,就是武力夺取政权。然后是打击各种社会黑恶势力,维护社会公平,取得人民群众的信任,让人民群众赋予他们处理一切社会事物的社会公权力。然后是教育老百姓接受,告诉百姓这是大家的财产,大家都要爱护。当大家都接受了,也知道是大家的财产了,就都爱护了,且不仅爱护,还主动维护,最后才是公有共有共享。是不是这个过程?没有专政,没有信任,没有社会公权力,没有公有意识,没有百姓觉醒,你怎么搞社会主义共产主义?你怎么搞共享经济?

    把农业税全免了,把土地都分了,你还搞什么公有共有共享的社会主义?不用交税了,私有了,想种就种,不想种就不种了,大家怎么共享农村耕地?怎么共享农业和粮食安全?没法共享了,只能投机,都在这里面投机。农民种点自己够吃的就行了,剩下的有利润了就多种,没利润了就不种。其他人就只能贵了贵吃,便宜了就便宜着吃,慢慢的也就都形成了投机思维,不在这里面投机,就到别处投机去。公有共有共享的意识就在这样的一件一件事情的影响下给消耗没了,我们的经济也就不是共享经济,慢慢的变成私人垄断投机的经济,最后就演化成金融垄断投机资本统治、垄断分封的经济了。没有了这样一个环境,你是不可能做共享经济的。

    搞土地集体所有,家庭承包,花钱购买使用权,想使用就花钱购买,不想使用了就不用,也不用花钱。别占着,占着就必须交钱,否则就让别的想使用的人来花钱使用。相应的水利等资源也同样这样共享,都花钱购买使用权,合算了就干,不合算就不干,市场调解,这就是适应当时的中国社会所搞的低级的公有共有共享。等大家慢慢的都适应了,等工业革命向前推进了,就可以搞高级的公有共有共享了,把农业农村农民都消灭了,搞公有国营或公有私营大农场,计划生产共享资源,稳定的解决每个人的粮食需求和国家粮食安全,大家共享粮食安全,不比现在好吗?你只要收费,不管是农民,还是大资本,不管是种几亩地,还是搞大农场,他要么就会好好干,要么不干,把地让出来让想好好干的别人干。学资本主义国家那一套,不仅免了农业税,还给补贴,剩下的就只剩私人占有垄断投机了。

    都不交钱了,耕地都占着,然后进行投机,拿什么来维护这些资源?拿什么来维护我们的粮食安全?让人们怎么共享粮食安全?所以,取消农业税是投机,也是让一些人来投机,最后形成了私人占有垄断投机。看似是个有利农民的好举措,实际上是个把农民搞死、把共享经济搞垮的馊主意。结果一定是鼓励私人占有,鼓励分田私人所有,接着是大资本下乡,收取农民手中的土地,把农民赶出土地。

    不想着怎么把低级的共享经济往高级的共享经济提升,彻底解决三农问题。搞投机取巧、哗众取宠,破坏共享经济,只能让三农问题越搞问题越多。

    还有,住房问题,土地公有,人民政府,具有强大的公信力和社会公权力,多好的条件,搞公有民租,实现土地和住房共享。政府来进行规划,用公有土地和国家财政来组织开发商盖房子,产权归国家所有、归全体百姓公有,也就是在全国搞公有,全中国人共有,全体百姓都有使用权,国家制定租用规则,建立租用秩序和机制,都可以通过付房租来购买使用权和居住权。

    随着经济形势的发展,有条件了,需要多少盖多少,需要什么样的盖什么样的。不适应了的,老旧了的,推倒重新盖新的就是了,公有土地,百姓没有所有权,只有使用权,解除租约,让百姓到别的地方去租就是了,哪里会有那么多的拆迁悲剧?百姓不用花钱买所有权,只需要花钱购买居住权就可以,市场调解,都可以承受的起,都可以用自己的劳动收入购买。在哪里需要就在哪里购买,就在哪里住。不需要了就退还给国家,再在需要的地方购买。多灵活?多经济?多干净?多简单?哪有那么多腐败?哪有那么多金融垄断投机?哪有那么难?哪有那么浪费?怎么可能让房地产绑架国民经济?

    搞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改革,不在运行机制上引入市场,在产权关系上引入市场,那就把性质搞反了,那就不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改革了。该公有的不能公有,该共有的不能共有,该共享的不能共享,就只能搞金融垄断投机分封了,就一定会制造房奴出来,也就只能在房地产领域吹泡泡了。

    这么大、这么好、这么多具备条件的一个个共享经济都做不好,你们还想搞共享经济,还想在共享经济上进行投机,不现实的,趁早断了这个念想。想了解了解倒是很不错的想法,但绝对不能做,也别想投机。

    老板:什么事情都不是绝对的。公有经济私有经济都是经济,我们就是想搞共享汽车,就没有一点做成的可能和一条做成的路径吗?哪怕困难一些的?

    五、私人所有的共享经济,最后一定是金融投机,不可能形成真正的共享经济

    我:你还是改不了你的投机资本家的本性,还是想投机。真的,跟你们说实话吧,你如果真的想搞共享汽车,就不要搞了。想把这些汽车变现,也不要用这个办法搞,搞不成的。刚才说了,最后就是搞成一堆债务和一堆废铁。你们收取人家的押金,这不是变现,而是形成债务。你们用这些资产搞股份制,那也只能是股东们共享,没人购买你们的股份的。收取的使用费只能维持你们的日常经营需要,如果有一天你们的共享汽车都变成了一堆废铁,你还有钱进行投资更新吗?两面作战,一方面要把共享汽车搞下去,另一方面还必须把收到的押金做好投资,有这个能力吗?不然的话你们就是在做公益,在做赔本的买卖,在等死。

    不要说你的共享汽车能不能维持下去,就是投资,能保证就一定挣钱吗?现在还有什么项目让你们投机,能把这些债务和汽车折旧挣回来还有利润?万一赔了怎么办?这不是开玩笑的,这是赌博,是在赌输赢?光看见马云在互联网上赌赢了,没看见有多少人赌输了?而且马云这个赌博还没有结束,最后输赢还没有见分晓的。不客气的说,我可以肯定,别看他现在做的很热闹,又是酒水节又是双十一的,就这样做下去,有一天他会输的很惨的。不信就走着瞧。他实际上做的也是以金融投机为主要内容的共享经济,共享的不过是互联网这个公共资源罢了,其他的搞共享经济的人,都是受他的启发学着他来做的。他能把这个秩序维护好?他不玩金融他能挣多少钱?他玩金融如果网商出问题,资金池出现问题,销售额下来了,他怎么办?一年一年的炒作,总有炒疲劳的那一天。

    现在中国社会进入了工业时代,也进入了共享时代。很多人都在有意识无意识的想利用工业革命后形成的共享经济来投机发财,而不是真正的实现“该公有的公有”,在“该公有的公有”的基础上来建立造福所有人的共享经济。但由于人们都用传统意识,也就是全面私有的农业分封制意识来看待共享经济,这在今天的中国是做不到的,就是在哪里也都是做不到的,共享经济必须用公有意识来做才能做好。最典型的就是保险业,也是共享经济,看似是共享一个个安全保障,实际上哪个也共享不到,还是没有安全感,最后却发了那些搞共享经济的,发了那些搞金融的,都做成了金融,成了金融垄断投机资本的一部分。

    所以,最后的结果,要想做到你们所说的成功,就一定是把共享经济做成了金融,做成了庞氏骗局才能挣钱。都不是为了共享,都想利用共享经济来发财。有发财的就有走向贫困的,最后一定是共享经济本身做不好出现问题,然后影响金融跟着出问题。结果是少数人发财,多数人走向贫困,最后经济走向衰退,金融投资走向金融投机。然后是资金链断裂引发金融危机,最后使得这样一个建立在共享经济之上的金融投机崩盘。跑得快的赚了,跑得慢、跑不了的,就等着倒霉了。什么新经济?确实是新技术,但并没有做成新经济,做的还是农业分封的老经济。没有公有意识,做不成新经济的。

    那些炸雷的、跑路的等等玩金融的,实际上都是有意识无意识的利用了工业社会已经形成的共享经济这个平台,利用人们已经具有的共享意识,来玩金融,玩庞氏骗局。你们现在企业做的好好的,不需要走到那一步的。

    老板:扯远了,没那么严重。我们怎么可能去做那样的事?你就爱把什么事都看的那么悲观,那么严重。我问的是难道就没有一点机会和路径吗?做一把,然后见好就收,不可以吗?

    六、金融投机一定是金融垄断投机,没有垄断形不成金融投机

    我:跟你明确说,没有。就共享汽车而言,想都不要想,没有一点可能。还是那句话,你们要玩金融,想赌博,那就不好说了。因为是投机,就看你们有没有机可投了?

    如果你们有足够好的项目,有足够的利润,没有钱,可以玩。但你们并不差这几个钱的,有项目也是可以弄到钱的,不需要这样玩的。

    你不要忘记,做什么事不能太消极,但也不能盲目乐观,不要那么超前,特别是你们这样的体量,还是悠着点的好。

    做新事物,一定要把培育新人放在前面。没有新人,就算你做成了,最后做的也不是新事物,而是老东西。马云的网店网商,他是约束不了的,这需要社会培育。他也管不了,真的管了,就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了,成本会大大提升,就没有竞争力了。实际上他做的还是旧东西,没有啥新东西的。不过是借了一个新技术这样一个平台来做而已。

    不管是新经济旧经济,不管是新技术旧技术,经济学的本质和规律在这决定的,符合经济学本质规律的,就能做成。不符合经济学本质规律的,就早晚要失败的。都不卖假货,都照章纳税,都给他交租金,跟实体店有什么区别?但要知道,单件商品长距离交易,物流成本一定是大大的在升高的,还没有售后服务,哪有什么竞争力?不是投机是什么?比较网店和实体店,理论上说,差的不就是房屋租金和网店管理费吗?这些差价通过市场竞争会给他们抹平的,不会给你变成利润的。市场就是干这个活的,就是要把你的真面目给你揭露出来的,就是要把你的利润给你削平的。利润哪里来的?不就是从税上来的吗?不就是从假冒伪劣上来的吗?不从这些地方来,哪里能弄出来?你整天到处投机,你明白的。

    老板:别跟我较劲。我投什么机了?我是实实在在的做生意的。

    我:苏联倒台,也不仅仅是什么赫鲁晓夫、戈尔巴乔夫、叶利钦等人给弄倒的,当然他们是罪魁祸首是没有啥说的。但真正把苏联给弄倒的,是那些参与苏联这个社会主义国家共享的、包括所有党员在内的所有百姓。他们根本就没有经过文化革命来适应工业社会和社会主义社会的需要,还是抱着农业社会和封建主义社会的思维,来参加社会主义共享。都只是想共享,但并没有人想去共同维护这样一个让他们能长久共享下去的制度,没有形成这样的意识。

    上面有人想改变了,他们也不会有任何意见的,结果就是一声令下轰然倒塌,人们只能麻木的看着,不会有什么反应的。因为他们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共享经济?什么是社会主义共产主义?不共享就不共享了,私有就私有好了。我不能出头阻止,我没有那个能力,也没有那个胆略,更没有那个必要。“公地悲剧”就这样上演了。

    你们搞共享汽车,实际上就是现在汽车租赁的升级版,根本就不是共享,是租赁。你们还不能像共享单车那样的乱停乱放、那样的方便,还必须有指定的场所来停放,必须有指定的人来管理。还有,在多大的范围内搞?在一个市还是一个省乃至全国?实际上这还都不是问题。最大的问题就是将来你们共享对象的素质,这个问题就和共产主义一样的,如果条件具备,人的素质达到了,当然是个好事。但即使条件达到了,人的素质达不到,好事也未必能办成好事。

    你们要真的搞,凭你们的实力,也只能是在一个局部的地区做实验性的搞,范围有限,用户就给局限住了,成本会很高的,效益也就不会很好。你们可以先粗略的做个合算,我估计是不会有什么效益的。

    还有,就是你们如果搞不成,也就算了。如果你们搞成,那些大资金会马上复制的,很快就会把你们挤垮,你们就等于是在给他们当免费的实验品了。还有,最要命的,就是市场竞争,边际利润一定是递减的,大资金进来后一定会形成激烈的市场竞争,最后大家谁也没有利润,实际拼的就是金融。

    要实现利润,一定是形成垄断利润。可一旦形成垄断利润,是不是还有人使用?有没有其它的替代模式?一旦资金进来,一定是要形成很残酷的竞争,你们都是做企业的,你们应该知道市场竞争的惨烈,哪里还会有利润?就你们这点实力,最后一定是倒在前面的烈士,一定是赔个底掉的。

    就你现在的投机心理,你如果一旦进去,最后一定是不知不觉的就搞起了金融,这不是你想不想的事,是经济规律决定的,因为只有那样才能实现你的目的,你只能顺着这样一个路径往下走。

    老板:叫你这么一说,就啥也不用干了,啥也干不成了?做企业最后叫市场做的谁都没有利润,谁还去干?

    七、真正的市场经济是实体经济,摆脱了金融垄断投机,实体经济才能真正的得到发展

    我:不对。第一,要干你能干的。第二,要尊重经济规律去干。第三,要到市场中去干,不要到市场以外去干。坚持这三点,就一定可以干成。告诉你了,共享经济是公有经济,已经超出市场经济的范畴,不是你们干的了。你看人家华为,实实在在的在市场经济中干实业,虽然大家都知道人家干的很苦很累,但人家不是干成了吗?不想受苦受累,光想投机,那就不好说了。

    共享经济不是市场内的事,是公有经济范畴内的事,也就不是你们干的,也不是你们能干的了的。真正的共享经济一定是国家来干的,一定是通过公有共有来干的。如果有人在私有意识和私有环境下在这中间干了且发了财,那就一定不是共享经济,而是借助共享经济搞成了金融垄断投机。这也是很自然的,全面私有的自由市场资本主义,最后一定是要走向金融垄断投机分封,走向具有自然垄断属性的、公有性质的公共资源的共享资源垄断投机分封的。

    你们现在的想法,一个是受这几十辆汽车的诱惑和影响,一个是受长期形成的投机思维的左右,还有,就是受资金变现的压力,想在这里进行投机,而不是真正的在干你能干的,去尊重经济规律去干,去在市场范围内去干。你们现在干的,已经超出了市场范畴,要么在做公益,要么在做金融投机,你想想你是否有能力把这个事兼顾的做好?

    实际上私人经济分三类,一个是金融投机,一个是商业投机,一个是做实业。金融投机是资源垄断,你们做不了的。做实业现在都不想做了,被金融投机给搞的太苦太累还不挣钱。你们能做的就是商业投机,金融投机你们做不了的。慢慢积累吧,积累到一定程度才行的。

    实际上做实业,只要干你能干的,肯干,不怕吃苦,然后遵循复兴企业治理模式建立企业治理结构和运行机制,都可以干好。每个企业都可以成为华为,每个人都可以成为像任正非那样的企业家的。

    老板:得得,又来了。又开始卖你的狗皮膏药了。还都能成为华为,都能成任正非,看把你能的,你也太能吹了。行,哪天我找你好好聊聊你的什么治理模式,看看到底是个什么东西,看看我能不能成为任正非?

    八、复兴企业治理模式,是根据经济学原理给实体经济定做的科学的内部治理模式。按照这样的模式来治理企业,实体经济就可以健康发展,就可以打造更多的百年老店

    我:没那么便宜。要聊的话,按规矩必须先成为学员,并且先交学费,而且我们只对企业一把手进行培训。对你来说,当然具备条件。看我们的交情,给你个优惠价,一共八万,一次付清,保证把所有的东西都给你教会。彻底给你洗脑,叫你摆脱投机资本家的诱惑,从一个没有头脑、误打误撞、投机专营、受金融资本家剥削掠夺、给员工打工、又剥削员工的投机资本家,变成真正的企业家。

    老板:八万,还优惠?什么东西那么贵?想钱想疯了吧。满大街的管理培训有的都免费去学。有的也说是只针对老板进行培训,还找到我一分钱不要的要给我培训。你什么破玩意要那么多的钱?

    我:爱学不学,企业多了去了,对你这样的,我还真懒得教的。

    老板:不是,我是真的替你想的。没有搞错吧?你该不是疯了吧?最后也把我给教疯了?拿着我的产品也到处去卖八万去?你要教不会我,或者把我也教疯了、把我的企业搞毁了,你怎么办?你赔不赔我?怎么赔我?

    我:不懂了吧?你的那个破产品怎么可能值八万,怎么能跟我们的产品比?我们为啥只培训企业一把手?就是要教会你才让你使用。一个好东西是不允许乱用的,乱用就把好东西糟蹋了,必须首先学会使用才能去用。不负责任的让人们乱用,对你有害,对我们也没有啥好处。那不是公平的做买卖,而是在忽悠人骗钱的。我们不挣那个不负责任的钱。就像你,牛哄哄的拿个那么贵的破手机,你会用多少功能?浪费资源,糟蹋资源。像我一样的,买个老头机,足够你用了。这就是浪费资源。可你舍得买个不会用的手机,就不舍得买一个好的管理产品,只能说你爱虚荣,不实际。

    老板:再爱实际也不能让你骗呀。

    我:傻蛋,一课一课的付钱呀,看到不对要受骗,赶紧止损跑呀。这不是你们投机的基本功吗,怎么忘了?讲完一节课后,还想听,付钱,下次接着听,接着给你讲。不想听了,不用付钱,就此结束。

    老板:变成说书的了?还是卖狗皮膏药的呀。

    我:不许糟蹋说书的,说书的怎么是卖狗皮膏药的?

    老板:好好,说书的,不是卖狗皮膏药的。不过说书的要真的说好了,是挺能挣钱的。你那东西行吗?

    我:行不行你先听了再说呀。对你来说,确实有两种可能。教不会你,是你笨蛋。没学会你就用,是你傻蛋。这两种可能在你身上都可能出现。不过,你想想看,这两种可能里面哪有什么疯和赔的问题?你让我赔你啥?想学就学,不想学拉倒。你这号的,我还真懒得教,太费劲,不经济。人家有的聪明的,一听好东西,不用我讲,自己就研究了。我只是指导指导他就行了。你这号的,教多了真能把我累死的。我是看在我们的关系上,可怜你,才提出要教你的。

    老板:卖,接着卖你的狗皮膏药。信则灵,不信就不灵。是吗?

    九、实业资本就要踏踏实实做实业,不要搞金融投机。共享经济在私有制下是金融投机,不适合实业资本来做。真正的共享经济是公有经济,应该由国家来做

    我:守财奴,封建脑袋。不懂在学习上去投资,只会投机做买卖。不会去看看跟我学的那些老板,不会去看看我服务的那些企业?你交了钱,我给你推荐几家你可以去看看,看看灵不灵吗?

    还有,我再问你一句,你想搞共享汽车,有没有想做金融的意思?或者心底里自觉不自觉的有没有想做金融的感觉?说实话。

    老板:……你说的是融资吧?原来没有,叫你这么一说,还真有点。至于做金融,还没有想过。也不懂呀!

    我:有点?扯淡吧。就你们这些投机资本家,害怕钱烫手?你绝对有利用这件事想搞融资的想法,最后一定会走上玩金融的那条死路。就此打住,该干啥干啥,这件事我劝你们不要干,这就是我给你们的最终意见。

    至于那堆车,我倒是挺感兴趣的,现在经济形势不好,弄回来点是点,不弄白不弄。我劝你们弄回来,赔点就赔点,就当少挣了,你们也亏不了多少。该处理处理,便宜点卖,价格合适了我也买一辆,看在我们的交情上帮助你们一下。

    老板:落井下石、趁火打劫是吧?你们这些狗屁经济学家,什么主意都出不出来,就会瞎忽悠,还故作高深,敲诈勒索。一会想共享我的宝马车,一会又要敲诈我们的汽车,还卖你们的狗皮膏药骗我们的钱。向你们问个什么事,云天雾罩的忽悠了半天,根本就没有结论,都是马后炮。这个国家都让你们这些人给搞坏了。

    我:说你长了个贪婪的、投机钻营的、守财奴似的封建脑袋你还不服气。你懂不懂?经济学家是给你讲道理的,不是给你出主意的。那些骗你们的骗子才说是给你们出主意、帮你们挣大钱的。我们只负责给你讲道理,正你们的思想和行为,帮你们把你们的企业结构做合理、做稳定、做结实。主意要你们自己拿,钱要你们自己挣,路要你们自己走。懂了吗?

    给你讲了这么多,而且我已经劝你不让你干了,态度已经很明确,已经很够意思了。对你们够负责任了,怎么叫没有结论?

    不跟你扯了,天不早了,该休息了。滚吧,明天记得给我配车钥匙去。

    老板:配什么车钥匙?宝马车的钥匙是随便配的?你懂不懂呀?想用到公司开就是了。你以为是你那破车,钥匙丢了,到地摊上说配个钥匙就配个钥匙?

    又在你这瞎耽误一晚上功夫,啥问题也解决不了。明天还得去趟乌鲁木齐,快年底了,不早点弄钱,年又过不好了。这事回来再说吧。

    十、结语

    得,又上当了,又白给他嘚嘚一晚上。我还真没见过宝马车的钥匙是啥样?能不能配?有没有配钥匙这一说?大家帮我看看,他说的哪句话是真的?回来再说的事又是指的什么事?

    还有,不知大家发现没有,这个家伙到我这来,总是以请教问题的学生姿态出现,以藐视我、否定我、教训我、批评我的、辩友一般的成功者、胜利者的傲慢离开。似乎他在我这淘完了宝,可以理直气壮的一分钱不付,完事倒好像我还欠了他什么、他给我留下了什么好东西似的。

    就是这么个东西,我拿他也没什么办法。咱就是卖嘴给人家讲理的,人家不承认,你能咋办?只能不停的奚落他、挖苦他、讽刺他、甚至是骂他,来出出我心中他这个成功的投机资本家给我带来的恶气。

    最后回到共享经济上。资源共享是人类的一个美好愿望,也是一个非常经济的经济模式。而这个美好愿望和经济的经济模式,必须在公有制下才可以实现。因为共享经济就是公有制经济,离开了公有制搞共享经济,是搞不成共享经济的,最后一定是搞成金融垄断投机。

    所以,人们在今天的中国,看待共享经济,必须从所有制上去判断。是国家搞的,公有的,能不能搞成不敢说,但一定是共享经济。是私人搞的,不要相信,也不要参与,肯定不是共享经济,肯定搞不成。是什么,具体来看。

    2018年12月4日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共享经济,类似于特色社会。
    2018/12/5 17:20:11
  • 共享经济带有公有制性质,但终归不是一回事。
    无利不起早,恰恰共享经济需要资本的推动,但是社会需要对资本加以限制。
    2018/12/5 11:25:04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澳门葡京简介


本名张强。草野思想库理事会理事成员,民间思想者,民间智库河南复兴经济科学研究院有限责任公司创办人。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szhzjz.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