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葡京官网

张志敏   澳门葡京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信息思想 - 张志敏首页
在文明变更中,我们如何学哲学
2018-12-02
字号:
    这是11月29号我在我群里就《在文明变更中,我们如何学哲学》这个专题讨论时的发言记录。

    现在我们就在文明变更中,我们如何学哲学这个话题展开讨论。

    毫无疑问,我们现在正处在一个文明变更的时代。

    如今的信息技术、人工智能和生物基因等技术高度发达,它们将让工业文明被翻过一页进入更加高级的文明中。在这个文明变更的阶段,我们该怎样去学习哲学,怎样去理顺这其中的因果关系?怎样站在全局去看待问题?

    最近的转基因人话题全球范围内刷屏,越来越热。

    其实这个话题更多的已经触及到了我们怎样去学哲学、怎样从哲学的高度去看待这个话题了。

    现在人类第一次成为了上帝,现在,这世界就出现了两个经过人工干预的转基因人,如她们确实如人所愿,非常的顺利,没有安全问题,那实际上就会助长人类攀比,到那个时候,我们自然人类也就被淘汰出局了。而这样也就让有钱、有权的更加固化了,这社会就阶级固化了。

    我们常说,帝王将相生来就有种吗?可这种转基因技术告诉我们,确实有种。这样他们有了先天的优势,所以后天的努力将会报废。这对于人类来说是极其不公平的,这让剥削阶级永远是剥削阶级了。

    但有一帮人现在持技术革命派的立场,坚决支持这样一种实验、作为,但他们的这种革命却会导致最顽固、最保守的情况出现。

    现在我们该如何思量这种事情?

    再说转基因以后,人类已经不是人类了。那我们将面临着,我究竟是谁?来自哪里,又将到哪里?这样的一个大问题。

    我们如何面对这样一个问题?这都是需要我们进行哲学思考、解答的。

    科技发达到把太多的东西的边界给取消了,这就在哲学上给我们带来了极大的问题,让我们迫切需要在哲学上去思考这些问题、解答这些问题。

    这种变化已经让我们现在的这帮人超越了历史上所有的哲学家,让我们更加迫切的要去去理顺这些。

    谈到转基因这个话题的时候,我看到一篇文章的一个观点非常好:“目前参与讨论的大多是相关领域的科学家和科普人士,但鉴于这个问题的深度和广度,哲学家或许比科学家更有发言的资格。专业也不应该成为讨论的门槛。因为这个问题的本质是“什么是人类,人类又可以成为什么”,所以贩夫走卒未必比大学教授缺少发言权。”

    有网友这样指出

    没有以道御术的世界,妖术必然猖獗。没有以道御术的科学家和资本家必然祸害所有生命存在。任何事情都应该目标理念牵引掌控  哲学牵引掌控,尤其是中国文化的牵引掌控,否则人类犹如逐食的野牛卷发乱撞还十分有快感。

    制造“超级人类”,相当于要把人类的意志强加给物质世界,逆转客观规律,从哲学的角度看,这是完全不可能的,勉强要做,势必会受到客观规律的无情报复。

    以上这些网友的发言是很有水平的。

    网友大年说:

    光读书没用。现在人类的知识物化为书籍的,有三点六亿种以上,并且还在迅速增加。这巨量知识,真正有效果的知识少之又少,而大部分仅仅在从不同的角度阐述作者个人感知的世界,或者为强调自身话语的权威,无尽的在复述既有的、陈旧的知识,其中还隐含大量的糟粕。

    我说

    @大年?

    今日的世界发展变化太大,我们今天所谈的实际上是紧紧的跟随当今世界的技术发展、实践的。我们一开始就不是在书斋里谈论那些陈旧的东西,谈论那些概念什么。

    刚才我谈到的这些都是非常触目惊心的,需要我们认真去思考、学习,去解答的。

    刚才我们还是假设在基因技术安全的情况下,它的大力推广会导致怎样的一种严重后果?那是对整个世界彻底的粉碎、重构,同时又使得相应的精英和精英制度更加的坚固。

    我们人类似乎还难以接受这样一种变化,但是它已经到来了,因为现如今贺建奎已经打开了这个大门。

    因此,我们必须面对。我们是欢呼、接受这种革命,还是拒绝?我们将如何应对?

    革命和保守竟然变得这样,我们又该如何去思考、面对?

    当我们开启了基因人淘汰自然人的潘多拉魔盒以后,那发展必然失控,这个世界就已经和原来的世界完全不同了。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这样关注这样一个话题(在文明变更中,我们如何学哲学)的原因所在。

    当然,这个话题在之前已经定下来,这次转基因的出生让我们对于这样的话题就更加的关注,更值得我们去思考。

    发展确实让我们看到科技让精英对这个世界的控制越来越强,也让这个世界上的矛盾,老子所说的人之道和天之道之间的矛盾越来越多,越来越大了。

    人之道导致了阶级固化、马太效应显著、二极分化严重,它严重的背离天之道,而科技的发展一贯是这样的,这是非常值得我们去关注和思考的。

    转基因人的发展,实际上让我们看到了人之道发展的猖狂。今后,我们因为技术的发达不断的突破各种界限,但是我们执行的意志,实际上就是人之道,就是偏于精英和资本的。这种发展失衡在科技的帮助下,太可怕了。

    所以我们进行这样的哲学思考的时候,我们必须要理顺这些,必须要让大家明白,我们不能在这样一条不归道路上走下去。

    我们不能支持这种人之道和科技的结合。

    科技确实很厉害,发达的科技能把太多的界限给它打碎,科技是双面刃,但我们看到的依然是人的贪欲、自私在主导了这样的一种发展。这就让我们看到很可怕的一幕,这样的发展,人类必将走向自我毁灭。转基因人一旦进入到竞争阶段,自然人必然会被基因人淘汰。

    当然,也可能因为自然规律的限制,因此在基因人发展的过程中,会变化成为人类为自己制造一个超级病毒并污染人类的基因池,这样的结果是这种病毒的传染会越来越厉害,最终也会让人类自我毁灭。

    这样的发展,实际上也就是突破了大自然为人类制造的一道安全保障,因此,贺建奎的作为,实际上就像我们人类这条牛闯入到了瓷器店里了。

    基因是主宰生命运动的,对它任何的改动都会引起巨大的变动,现在我们还没办法吃透这些关系,所以我们还是保守为好。否则整个世界就会颠倒、乱套。

    基因和我们的健康、安全关系太密切,因此,我们必须从贺建奎这件事情上吸取教训,我们必须严格控制,不能再打开这门,要关掉它。尤其是,我们现在在科技方面还非常的不入流。因此,在人身上万万不可以搞这样一种生殖性的实验。

    相比之下,在信息化、人工智能方面,因为没有触及到人的安全和健康,因此,我们看到它们的发展正在引领整个世界的文明变更。

    信息化、人工智能和人的有意规范已经让全自动化在三个产业里全面展开了,这样的一个结果就是:过去建立在人参与生产的经济运行、社会发展模式受到了极大的颠覆了。这也是最革命的,它会导致资产阶级和过去的一套被革命、瓦解掉。亚当斯密的社会分工理论和马克思的阶级斗争理论真的会被这样一种发展给革命掉的。这实际上也给在哲学方面我们带来了的巨大的思考。

    信息化、人工智能的这样一种发展会让人类走向第三次文明,同时它带来的巨变也和基因技术一样,会让我们在哲学上有更多的思考,甚至会因为变化太多让我们在哲学方面被迫去重构。

    我们正处在一个发展的大变革的时代,所以我们现在接触到的,许多都已经不是那些枝枝叶叶了,而是主干和根了。如此,可以说前人所知、所定调的一些东西现如今正在受到了极大的冲击了,所以我们在哲学方面需要努力的学习,我们需要把这些前前后后发生的这些理清楚。

    但我发现,我们如今就是在信息化、人工智能和基因技术给我们带来这么巨大的冲击的情况下,我们哲学界对这方面的思考依然没有能与时俱进。官方的哲学还依然保持旧的一套,经院学风十足,在民间哲学界,有许多人热衷于自己搞概念、去解释世界。总认为自己很牛、很牛。大家都没有与时俱进、没有更多的和实践结合。

    这也是我上次在世哲会中了解到的大致情况。总之,哲学界落伍于这个时代的发展。当然,也不难理解,现在许多人已经形成了既有的一套思想。他们用他们的思想来吸收、消化世界,而不是学习世界,到了成熟的时候再去理清这些关系。

    世哲会期间,我发现那些痴迷于自己的思想最牛的民哲们,几乎没有人到近在眼前的5a级的景区(奥运中心)去看看。

    而我在那里就比较超脱,我只是了解、学习。我的同学来看我,后来我就和他们一起到这些景点去合影、去看。

    其实对于这个世界,我还真的是后知后觉的结果,这一直是我所强调的。我的这些经历也让我对这个世界的认识有了与众不同的东西。13年我到了主席故居,其后的机缘巧合让我发现了全自动化在三个产业里面全面展开,通过这条线索我发现科技为资本主义带来了高就业率和低成本,发现这个特性现在正在变化为相反的了。我看到了西方的去工业化和它建立在工业化基础上的上层建筑的矛盾。

    其实我原先就是一个比较现实的人,当然也有一些理想、有一些主见,但现实却给我不断的碰壁,这让我把个性化的生产变化为个性化利益,这样我也从中发现了利益特性对于这个世界的巨大影响。顺着这个线索,我发现了利益的特性对人性的巨大作用。其后,因为现实的碰壁,所以在,机缘巧合了解到传感技术以后,因此就有了我的信息化思想。就这样,不断的进化就有了我现在的这些思想。

    在手机语音打字软件刚出来的时候,我也机缘巧合的第一时间用上它,有了它,所以我也就能和大家在这里搞专题了。

    我的发展确实是后知后觉、被现实推动了一个结果。当然,经过这一番不断的磨练,所以我也就认识到了,如今我们正处在文明变更的时期,这世界变化太大,也抓住了许多根本性的东西。

    所以我认为在文明变革时期,我们对哲学的思考太重要了,所以就有了现在这个专题。因为现如今的变化太大太大,因此我们必须在总体上、全局上去抓住最根本的、最实质的东西,去理顺这些关系。

    现在的发展,让大家一不留神,就发现,到最后,我们都和神打交道了。基因技术这样的发展,实际上让我们触碰到了一个最神秘的领域。我们对宇宙构造的了解也让我们看到宇宙的结构竟然和我们生命的构造差不多。

    宏观的和最微观这样的相似,再加上我们在量子技术方面的发达也让我们触碰到了这个最神秘的领域。对这些,我们最后该怎样在哲学上去思考这些?

    当然,现今的这种发展,我认为最关键的依然是我们人类太过于膨胀,太过于贪婪和自私。我们在没有理清这些关系的时候,就应去闯那些我们不应该闯的界限。

    贺建奎事件只是其中最典型的代表而已,总之,我发现,到最后我们依然是一个:我们该怎样发展、持怎样一个价值观的问题。

    当我们拥有了健康的价值观,当我们走社会主义大道的时候,那从邪路出来的那些牛鬼蛇神让我们到处碰鬼的事情就不会出现。

    我们必须有敬畏,我们必须尊重天之道。否则一意孤行,我们会为之付出巨大代价的。

    对,我们必须从全局入手,有大局观。我们的发展一定要符合大局,我们一定要做到天人合一,道法自然。

    资本主义的发展实际上就是逆天而行,因此,它已经给世界带来了巨大的危害。

    今日世界的各种问题,各种灾难,实际上也就是老天在警告大家。现在用利益已经无法让那些利益熏心的人适可而止了,因此,惩罚、用不利的一面去阻止才会让人老老实实的。

    上次我在朋友圈里推出何新涉神秘现象的文章,我的评论就是这个意思。结果其后有好几个大佬就走了。让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金庸。

    对于这个世界了解的越多,我们在哲学方面的思考就会越多。我们处在一个剧烈变化的时代、一个文明变更的时期,所以我一再强调,我不能把自己的思想固化起来。我们需要对太多的东西进行总结、理顺,也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更好的在哲学方面有所建树。

    相比于前人来说,我们更幸运,因为前人没有经历我们这么多东西,现在的这些变化是他们以前根本就看不到的,我们现在正在处在临界状态中,如果我们能静下心来,能利用好网络和我们分工协作的优势,利用好集体智慧,那么我们在这方面能比前人更有突破、能建立起更好的体系出来。

    我们的前人没看到我们这么多,他们看的可能还要局部,还不是临界的状态。而我们已经能在前人的肩膀上看得更远,再加上现如今这种发展剧烈变化带给我们的有利条件,因此我们在理顺这些关系的时候,我们能做的比前人更好。

    这当然是好的一面,但是不好的一面是我们这个社会现在受到资产阶级文化革命的巨大影响,所以许多人思想都变化了。但好在网络时代,我们可以通过网络更好的聚集志同道合者,一起就感兴趣的话题,做深入的探讨。

    我搞的专题有一个特色,那就是哲学方面的话题比较多。因为许多东西我们只要在哲学方面理顺了,我们就能更好的解决一些问题。

    毛主席最喜欢和人谈哲学,就是尼克松访华的时候,毛主席和尼克松主要谈的还是哲学方面,其他的事情他就交给总理了。

    当然,共产主义在哲学方面占有天然的优势,这就让我在意识形态里面占优,这是能把物质方面优秀的美国给比下去的。

    现今我们好像都忘记这一点,现在我们不能在哲学方面有更好的突破,不好好的利用哲学方面的优势来碾压西方。

    哲学必须要与时俱进,实事求是。

    我们如何在文明变更的时代去用哲学思考问题,建立更好的哲学体系?这些都是我们需要认真思考的。这是一个长期的课题,不是我们搞一次两次专题就能解决的。只要大家有心,实际上我们就能在这方面有所发展。

    我们在哲学方面思考,实际上我们就能更好的解决问题,因为哲学能让我们更好的应对那些未知的。

    毛主席被大家认为哲学之王,他认为物质能无限可分,因为他的这种思想,所以后来就有了毛粒子之说。

    学习哲学太重要了,尤其是在这样巨变的时代,如果我们有了好的哲学的武装,我们就能更好的应对。

    朋友圈有人对转基因人事件这样说

    要真用才能加速人的自身进化

    我说

    结果只有一个,自然人全都灭绝。当大家这样的你追我赶,这世界就撑不住,没有地方放了,结果这世界就被撑破了。

    这种极端化、一根筋的发展,必然会打破这个世界的动态平衡的。我们有太多的事例来证明这一点,可人类在这方面就不长记性。当然,这也和我们走的路有关,西方的邪路,资本主义的文化革命太厉害。所以大家明明知道这是陷阱,还要跳下去,这真的很可怕的。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本人也认为此文不知在说些什么。
    2018/12/3 6:05:03
  • 博主的这篇文章,似乎一点哲学的内容都没有。
    2018/12/3 2:52:10
  • 张志敏同志该文很有哲思,所提问题非常重大值得做出哲学回答!对此你也可看看《李旭之:谈基因编辑对未来的危险性》一文对转基因危害的分析。
    2018/12/2 18:32:02
  • 让我们放慢脚步,看看这也许是最后的、自然人的风景。
    2018/12/2 11:17:19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澳门葡京简介


张志敏,1972年秋生于江西省广丰县一农村,也就尽了个义务教育而已。2005年张志敏有关利益的思想的文章被《甘肃社会》收录在其6月份的综合版上,2009年起张志敏的信息化思想得以入《科学时报》(即现在的《中国科学报》),前后一共有八篇文章在这个地方发表。其中有一篇被《求是理论网》转载,有一篇入选为2012年国家公务员考试行测的考试题材,其他诸如《半月谈网》、《光明网》、《央广网》等有转载等。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szhzjz.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