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葡京官网

王岩林   澳门葡京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中华之道 - 王岩林首页
过度私有、物化、民选、法治是扼杀现代社会文明的四大元凶
2018-11-24
字号:
    在工业革命以来的近三百年时间里,西方以积极进取的表现为人类贡献了高度发达的物质文明,在地球原生自然与人间人世社会之外缔造了一种“第二自然”的广袤新境。所以只要见识到的、不报固执偏见的人,几乎都会肯定与赞赏其在科技、工业、乃至探索整个物质世界中所取得的伟大成就。

    不过,一旦进入到将这“第二自然”或探索物质世界的成果关联、接驳、转化、应用于人间人世社会的各种创造与实践层面上后——比如具有剥削性本质和加剧贫富差距的商品资本经济、劫掠生态资源的大规模工业化生产、先进者瓜分世界的国际分工与贸易、波及全球的殖民化与世界大战等,许多真正站在人类发展立场上的人们便会不断地站出来质疑:它究竟是引领了人类文明的进步、还是制造了人类文明的倒退?

    我们说,将一种有异于人类自然世的“第二自然”世界开发出来、做大做强,弄好了,当然是会大大造福于人类的;而弄不好呢,则当然会直接导致人、人类世界之整体“异化”的。显而易见的事实是,近现代以来的西方,在很好地创造出工商业科技文明与极致开发利用物质世界的同时,却并没能够令人类的社会文明和精神世界建构上取得堪称同步与值得称道的进步,甚至相较于古代一些社会文明成果辉煌的突出文明体如中华文明,还出现了总体性地滑坡、或者历史性地倒退。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一种情况呢?

    原因肯定是多层次、多方面的。不过在我看来,最根本的原因在于:西方近现代文明从一开始的起愿动念、到一二二百年的建构实践,整个地就极度偏行、偏执了。从抽象理论的高度来看,就是西方在极分之道上一味奋力前行,错失综合、均衡、全面与人本人世内在的文明化,便只能说是其道的必然。而从二百多年一系列构建与实践来说,西方最基础性的依托与最自以为傲的私有制、物质追求、民选政治、法制社会,乃是其“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的四大元凶。

    说到底,就一个简单的道理:什么事,都不能过。过犹不及。过度极度则偏、则失,则偏离周全,则无以综合,到头来既伤己、也害他。

    先说私有制。

    私人占有、私有制,是个好东西,也是个坏东西。好处是她能让人安心、安居、安处、安享、安于本分、安于自己并进而使人人安、社会安;坏处呢,一是大家都安于本分自身而无他求了,这便必然会在根本上构成一种对关心和参与社会共同事务的釜底抽薪,以至于最终建不起社会的高楼大厦来;再一个就是多占多分、早占早有者瓜分世界与资源的结果,必然会导致能占与不能占者、先来与后来者、此一时强者与彼一时强者间的公平之争、抢权夺利,最终呢,就会将一个国家的社会、一个个国家身处其间的国际世界,全都拖拽到利益占有与权力拼争的逆文明生存方式的深渊里去——从全球性的世界大战、冷战格局、国际资本翻手为云覆手雨到西式民主背后的纷乱党争、以及人人活成了法律框架下精致却猥琐的自私自利者,都能清楚地印证这一点。

    我们说,适度的私人占有与一定的私有制,是值得肯定的。搞什么“大公无私”,绝非是能够长久的大道理路。不过,像西方资本主义国家那样,将人类通过“第二自然”开挖出来的一切,几乎统统地按着一种私人占有、且先占西安的方式全都瓜分掉,必然是造成纷争、乃至战争的万恶之源,必然是会将整个人世社会推入到以物化和占有异化人性人生人心的险恶之境的。

    西方国家,尤其是老牌先发的西方发达国家,首先几乎是将国家土地全都私有化了。每个人或家庭都有自己的土地、自己的住所、甚至自己私享的一系列生活生产资料。衍生与延伸出的,是种种的私利与私权,包括个体人的公民权、选举权、履法权、隐私权等。可以说,这是一种彻头彻尾的私有化的系统与制度。一切都私有了,在离散性、边界性、瓜分性突出明显的亿万个体与整个国家导向一味偏私的双重作用下,本来属于公共与私己各半各半、且相交相融的大社会,便遭到了被啃食般的挖空、瓦解。于是乎,人类史上一种徒有其名、却最少有其实的社会——所谓的西方“扁平社会”,就这样苍白地、贫瘠地、堂而皇之地诞生了,并各顾各、自管自、少有社会体系、罕见社会性地畸形发展着。

    中国,虽然经过清末民初到建立人民共和国的一段漫长器,早已将古中华文明体特有且丰厚的整个大社会系统毁坏地差不多了;又在改革开放和引入西方市场经济、私有化的四十年里,将私人占有及其建立在私人占有上的权力权利观念催生到最大,但好就好在,我们至今尚没有、且不打算全盘地接受和一味地推行私有制。这里头,只要社会主义公有制的前提在,只要土地仍然坚持国有和国有经济仍占据半壁江山,私有化、私有制就不可能一手遮天,甚至只要中国人口过多与资源极为有限的这一根关系不改,我们也就能够在避免滑向西方资本主义全盘私有的偏斜路上去。对处于国家与个体民众之中位的社会而言,也就有了基本的腾挪空间,有了重建多元繁茂大社会新文明的可能。这对我们来说,尤其是对未来人类多元一体新文明必将直接依赖的多元繁茂社会基础来说,反倒是一桩值得庆幸的大好事——-当所有人的脚都深陷私有之泥潭无法自拔的时候,中国这个一只脚迈入泥潭、一只脚却还在岸上的人,便是人类转变到公私兼顾与更行中合道之新文明时代的那个最大的幸运儿了。

    再来说物质化以及物化生活方式对人与社会的异化。

    正如我们所说,“第二自然”的革命性发现与全面开发,必然会将人类社会引入到一种取向更贴近物质和更假借外物实现自身生长的别样境地中去。不过,纷繁物质与建立在科学技术对物质世界探索基础上的种种前所未见器物的出现,在其吸引人、陪伴人、服务人的过程中,却不应该牵着人的鼻子走,把全面发展的人与整个周正综合的人间世界、带离到无物不欢与无物便也无自我的偏斜路上去。

    西方资本主义,与其说是被自己发现和创造出的物质世界、“第二自然”物质化系统所征服所挟持了,不如说是被她这个上帝的“禁果”、勾引出了自己骨子里的自私贪婪。自不守正,邪必娇纵。不仅如此,西方最大问题或许更在于:至今仍未能被唤醒,仍然陶醉于其中。虽说西方造就有一批批的有识之士提出过各种各样的批评质疑,但那又能怎样呢?知道了“被裹挟”、“被驾驭”、“被异化”这样的问题,却又无能为力地改变,这就是西方偏行其道而不能自拔的最要命处。

    西方想要改变、却早就被牢牢地捆绑住了手脚而无法挣脱解放出来,这在很多方面都有表现。比如,商品与生产。西方发现和重新开发了物质世界、创造了新的器物系统后,必然想要被人们与人类所接纳、接受。但问题是,他们怀揣了极重的私心,首先想着的是要能让自己得利。于是乎,他们将这一切尽可能地制造与包装成了商品。是商品,你就得买。而研发、生产这些商品的一杆子人,就都能从中得利。如此这般,当整个世界接受商品与商品贸易以后,这个世界的人们也就不是商品的研发生产者、便是商品的消费占有者了,人人都成了物、而且是私物世界秩序的参与者和支撑者了。资本,之所以能够呼风唤雨、大行其道?还不是因为它最能发掘和占有商品了!它抓住了商品的脖子,便抓住了所有参与之中的研发生产者与消费私有者之人的脖子!

    在一个极度物质化、商品化的世界里,谁能不要商品而生存下去呢?谁能不被物质及金钱卡住脖子呢?无人能够幸免。所以,无人能够从资本、从资本主义物质商品业世界的牢笼里解脱出来。只要西方人骨子里根深蒂固的私欲不除、私心不改,西方世界盛行数百年的私有制、物欲化不寿终正寝,西方就不可能有机会走向更综合全面、更兼合均衡、更上善美好的未来新文明。

    好在,这个地球上还有一个尚未被全盘纳入进去的文明或古文明国——中国。可以说,在西方的世界里,一切都是可以当做商品来买卖的。甚至他们的政府、执政党在野党,都是被捏在资本的手中的——-只不过有的明显些、有的隐晦些、有的被一人一个集团、有的被众人更多参与者所把持和支配罢了。而中国呢,不至于被商资全盘驾驭和征服的一个重要原因,恰恰在于还有一个高度集权、终究难以被收买的的中央,还有一个根深叶茂、且极具国家与文明高度参与性的多元社会(更深几千年,叶茂看盛世,社会参与国家与文明的最突出表现是:人人关心天下国家大事、每每王朝更迭都是他们充当着始作俑者和领导者)。

    虽说当今的中国,一方面来说,当高效坚稳的中央集权从昔日那种皇权体制转变为领导型政党体制后,还存在着大量需要探索与完善的地方;另一方面来看,根深叶茂与文化传统浓厚的多元立体社会,还尚处在自觉意识与组织化建设相当薄弱的新一轮早期形成阶段,但什么叫“根子正、就长不歪”?只要有一个坚定遵行中央集权制的坚强领导核心在,只要有一个终究会在不断发育成熟过程中根本规制和涤荡过度治权和过度私有的大社会在(有这样的一个社会在,便会有一种社会性的洽合秩序与均衡机制自然而然地作为道规而存在),中国国未来的路,便既不可能滑向所谓的极端专制,也不可能重蹈西方偏极私有物化的覆辙。

    第三个再来说所谓民主制度最好体现的民选政治。

    首先,必须说的是民主当然是件好事,是人类这一时代的大势所趋。西方国家,经过长期地探索努力,设计出了一种能使大多数个体民众普遍参与其中的票选政治体制,肯定是一种有益的巨大进步。然而,民选,就一定能实现最好的民主吗?以中华中道大合的理路看,西方基于个体民众普票形式参与政治事务的所谓民选政治,偏重名义平等与形式民主,在本质上却是一种枯竭民之根本、铲除民之营垒、瓦解民之主体、离散民之精神的弃本求末与游戏民主的偏斜路径。

    别的不说,仅就一人一票选举领导人的方式来说,用中国话讲就是一种不考虑具体复杂情况、不管三七二十一的“一刀切”与极端民主。我们说,极端民主,是一种背离了民主本义的非民主,是一种无法真正实现民主的政治“大忽悠”。不用动脑子都能想到,一个国家社会中,各式各样、各型各色的人等都有,让不关心政治与热切关心政治的人、让在意国家民族发展与只在意个人权益多寡的人、让有着辨别思考能力与只凭谁给好处就跟谁跑的人一律貌似平等地统统持有一票,这对那些真正反映大众意愿、利于国家社会整体长远发展却常常并不一定能赢得多数的有良心中坚力量,是真的平等吗?这跟良莠不分、给文明道德的社会中“掺沙子”,又有什么两样呢?

    更何况,最高权力者与权力集团的上位、落选,皆由远离政治环境和缺乏国际国内形势深刻认知的普通民众一人一票所决定,这种直接诉诸于一个个单一个体、而非多元洽合或组织性自社会的方式,本身便是不承认社会、搁置社会与打压解构社会为私己性个体的大伤筋骨的有害做法。这样做的结果,一则,釜底抽薪了大社会与人的社会化生存方式,令整个国家陷入了简单且贫乏的“扁平化”;另则,必然会将一切或一切主要的社会活动,都统统引向了为选举而组织、而联系、而作为的选举对立与选举生态。前者,是远中、失中、垂直治理两极化的大偏;后者,是将多元综合自然社会生态转变为选举社会、选票生态、党派互斗格局的又一偏举偏行。

    这样的社会————-如果放宽到人的群体化存在之最宽泛意义上还有的话,说难听点,其实早在正常与应有的社会自然生态形成之前,就已经先让民成了票选政治的异化工具,令民主变成了以“民主”装扮上演的一出荒唐剧。我们说,没了充满发育和健全存在的社会,没了丰富社会性与饱满社会精神的社会之民,只是自私自利与自扫门前雪的个体之民们,如何能够以自身偏残之身、干瘪之态、离散之力,摆脱不被各式政党与政客操控、玩弄于掌心的悲催命运呢?

    甚至从某种意义上说,西方民选政治的制度性设计,其实本质上就是一个大大的骗局。它在大多数民众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便以自残民众、劫掠社会的方式,先期精心地固定了下来。等到有人觉醒了,意识到了需要改变了,由于大社会已失,真正构成社会中坚的多元社会组织早已被政党票选组织所鸠占鹊巢,于是乎,即便百分之九九的人感到不满,却终究无力去改变西方世界的政治与社会生态,无法撼动其制度形成的根本。

    回过头来再看中国。中国就完全不一样了。正如我们之前所讲,一个地理环境如此复杂多变、道化文明传统如此根深叶茂、立体社会如此盘根错节的中华之国,貌似拥有世界上最具权威一统性的中央集权固有制度,却无论如何也无法将自己手伸到其大社会的所有基层与领域的各个角落中去。这样一来,国家治理中的中央地方政府一统集权与社会自洽自治的林林总总,便形成了一个谁也改变不了的千年不变基本格局。这样的社会,在集权力量极其强势的情况下,也会显现出贫瘠与沉闷,但却始终如缺水、少光的草原一般,一有阳光雨露就会风吹草低、绿野连连的。

    简单地说就是,中华的社会,无论面对怎样严酷的环境,其深沉厚实且极具生命力的大底盘是始终在的,即便没有统治者们高调鼓吹的“民主”、“自由”一类辞藻,即便没有一人一票直选政党与某些特定领导人的选票制度,可实际上他们所拥有的真正民主、自主、自治、自洽、自为权力以及“水可覆舟”作用,乃是远远高过西方国家之人的————-虽然,中下层社会在王朝更替中的特殊作用与支配机制,不是谁人为设计出的,却是行文明之道的文明国造就埋下的一个冷冰冰的铁律。

    今天的中国,不是不可以借鉴某些西方民选的有益成分及做法,甚至以其中道大合的吸纳兼容本性,必然会那样做的。但,终究不改(既包括不应该、更在于改不了)的,还是先有多元多向多层构成之大社会、然后再有中央集权达成与社会之均衡兼合的主理路跟主基调。看真民主、还是假民主,最根本的标准,是看谁能为本国的大众某得了更多更大的利益和幸福,最关键的问题是看谁能为社会化与私己性并存的人人,提供一个二者都可以达到全面充分舒张与发展、且相互还能保持均衡和谐关系的丰饶繁盛大社会。因为,人类文明,归根结底是一种更偏重于群体性与社会意义的社会文明,每个个体人的健全与饱满只有在社会充分发育的情况下才有可能得到实现和升华。

    最后,再来说直接作用于个体人的西式法制系统与所谓的法治社会法制国家。

    西方的法律制度,给人最深的印象是无所不管、细致繁复、有法必行、违法必究。有许多是值得我们学习和借鉴的。尤其是内化到每个个体人身上的对法律规则的尤为敬重与自觉遵守。

    不过,同样要看到,无所不管、细致繁复,说明了一个什么问题?说到底就是没搞明白一个问题:他们极度有限的“小政府”管不了的问题,想要通过一种“一竿子插到底”的条文法律去实现,那同样也是太过天真、以及缺乏对其两面性的认识了。

    法律直接对接到每个个体的人与法治的极端化推行,同样首先地会无视和越过社会,这就必然会造成了对社会的戕害与解构。可以说,推行法制化与选票政治,是建立在私有与物化基础上的西方两大主要上层建筑系统,他们是彻底肢解与蚕食西方社会、最终将西方推入难以实现高度社会文明化深渊的两大执行者与刽子手。对每个生活在西方国家的个体来说,下有明文法律制度保护自己私圈私利,上有票选政治满足满足身为国民的政治社会事务有限参与感,有了这两个,其他更多地社会关系、社会家园、社会建设、社会权宜、社会责任、社会化生活乐享、社会道德文明等,也就留给个别好事者难以成事地去乱吵吵一番了。

    其次呢,法律直接对接到每个个体的人与法治的极端化推行,把一个遵法守纪按规则行事的人、当成了多面有需与充分发展之人的全部,必然造成了对人的片面阉割与另类束缚。强调守法、只以遵纪守法为评判标准,而没有给出社会的集体取向和上善引导,势必有形无形间会制约、矮化人们的文明努力、道德追求,从而令西方世界在创造的值得称道之物质文明后、未能同步创造出更加美好的社会文明与精神文明来。这就像本就给一片土地做了种草原的定位,还能指望其之所生所长会有参天大树或沃野千里吗?

    不少人会说了:人家西方人与人之间,客客气气地,非常有礼貌,怎么能说缺乏社会文明与精神文明呢?我们说,对一个国家、一种地域文明的判断,主要是锁定总体层面的。个人与个人间的,仅是当其对总体有较大权重与影响时,才具有较为重要的意义。西方文明不文明?尤其是精神文明是否达到了一个新高度?最主要地是要看她为社会、为人类创造了什么文明的与精神的成就。在这方面,由于其站位较为低矮,关注非常不够,设构多有戕害,成就相当平平,故会有此之说。这是其一。其二呢,即便个人与个人间的客气、礼貌、甚至有相当的社会公德意识,但必须看到其是表面之善、大于内在之美的。西方人不排除有许多友善之人,但由于其骨子里是私己性的,是对他人和社会、国家、权利利益等抱有极强戒备心与边界意识的,所以他们大多都难以完成从“小我”到“大我”实质性转变,即便其今天高峰期的善良与道德水准,跟中华古代高度发育社会文明期的相比,也是小巫见大巫的。

    当然了,仅以今天中国社会的道德与文明水平而论,西方某些发达国家至少在日常表现、浅层生态及个体修养等方面上,是要强过我国多半之人的。不过,我们对于一个高速发展和迅速变化着的国家与社会,不能用刻舟求剑、一成不变的方式来看待。我们之所以指明中国具备西方所不具备的某些根本优势、而不是说我们今天的社会已经比西方有越多了,讲得其实主要都是发展的预期或大道行的未来前景。

    今日中国的法制建设刚刚推开不久,尚未达到或到达接近西方法制社会的地步。这在我看来,其实既是一桩需要进一步改进的有差距事,更是一桩尚没走偏的极好事。若是真如西方那样全面彻底地法制化了,实现了对接个体的一法独大了,中国社会的根基也就会如此那般地被铲除得差不多了,中华文明的复兴也就会成了一句“无法落听”的空话。法制化与选票民主一样,能推进多少便推进多少,一定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适宜适度量力而行。前提必须是不架空社会、不戕害社会、不遏制文明与文明之道的复兴。即便一时半晌找不出好的出路与办法来,也可以放心地留给社会一段不短的时间、并尽可能地鼓励社会发挥自身的自适洽合作用,一切到最后,都能在这个中位中道层面上得到中西兼合、古今贯通和开创未来的更好答案来的。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转型灯:“‘深刻反省’的关键点一旦确认,就是全民全面自觉、新时代全新文明的正式启动。”
    --------很对。现在我们所做的一切,其实都是为着这种可期的全民全面自觉、在造就一批对未来新文明、新社会文明的先知先觉者。看似默默无为,一起努力却必有大为。
    2018/12/1 7:18:20
  • 50,我找一找,然后发给你。
    2018/12/1 0:23:32
  • 48,背后要有对社会建设与国泰民安关系、与引领人类发展大道的深刻认识。甚至有一个要主动从凌驾在社会之上指手画脚、转变到归入社会性文明道统下的深刻反省与全面自觉。
    ==========================
    正是!  
    且“深刻反省”的关键点一旦确认,就是全民全面自觉、新时代全新文明的正式启动。
    2018/12/1 0:21:34
  • 41楼北安:“一元化领导就是中国中央集权制的政治模式留下的政治伦理。”
    -------一元化领导、或带有一些专制倾向的集权制,其实只是中华文明国的一个面,而另一面呢,还有昔日从来就存在着的一种“道统”。
        所谓“道统”,过去都多看成是儒家的了,其实乃是儒家代表社会规划和维护着罢了。道统,根本地是社会的“统”,是社会以天人之间文明社会的大道一统来钳制中国式中央集权的(当然这不是其全部)。所以中国中央集权总体上一直没有滑向专制之道,不是皇帝皇族不想专制独裁,而是道统虽看似隐而无形却极其强大地令他们不敢做、做不到。所以,这就破解了只要少数人当政(不管是直接管理、还是代理人管理)便必然会形成局部上层利益集团、便必然脱离大多数民众的问题。
    2018/11/30 14:01:10
  • “从河北大午集团的态势与机构设置看,孙大午先生足具当世圣贤的气象!”
    ------这个还真不太了解。能直接发有关资料给我吗?
    2018/11/30 13:37:07
  • 34楼,这种有分有合的各司其职,是一个必须的方向。
       至于民间社会能做什么?
        我觉得,一是先要越来越的多人看到社会的重要、把社会当国与家的“第一优先家园”来建设;二是有一些中华学人把中华致力于社会之道的机制和道理讲清楚,并影响上层决策思维和各界具有新士人担当的一大批人;三是进而进行广泛的宣传、游说、联络、组织,促进新文明道统共识与建构的形成、力量的协调与汇聚。
    2018/11/30 13:34:57
  • 转型灯先生:“社会建设需要搞试点,但绝不能像搞经济那样‘试猫式’摸着石头搞试点——必须先行周密筹划,有了清晰的蓝图之后才能搞。”
    ------这个也高度认同。背后要有对社会建设与国泰民安关系、与引领人类发展大道的深刻认识。甚至有一个要主动从凌驾在社会之上指手画脚、转变到归入社会性文明道统下的深刻反省与全面自觉。
    2018/11/30 13:19:33
  • “想躲开源头的一团乱麻 向往着整出什么像样的五十年大计、百年大计,不是白日做梦吗?不只是白日做梦,还定会是劳民伤财。”
        ------这个也正是我担心的。没有新观念、大格局和好的理路,尤其是不能认识到这是解决中国一切深层次问题的“牛鼻子”工程,在做什么样的规划也是建不成好社会的。
    2018/11/30 13:12:54
  • -------尤其是在今天整个世界和我国学界还远远不能看到自身文明的长处、以及大合之道特有的理路及建构方式的情况下,就需要在比较之中以明确之。
    2018/11/30 13:05:30
  • 32楼:“当架构上升到整个文明的层次,就没有绝对的好坏之说(在这里细节决定成败是真理)。无论哪条道路都是可行的,无论是主利组织次利个体,还是主利个体次利组织,只要不反人类,都应该被认可。”
          ------这个认同。不过我们现在的探讨有个前提,就是:未来的人类多元一体新文明背景下。如果有一个基本的统合一体趋势之认同,那么就有个哪个文明更利于统合、究竟是主利社会次利个人抑或主利个体次利共生社会好的问题要回答。
    2018/11/30 13:02:57
  • 见了“黑羊现象”总是想置身事外无动于衷者,倒霉的事儿总有一天会轮到你自己。
    而且,那还不叫无辜 而叫作报应!
    2018/11/29 23:36:49
  • 北安先生、终成正果先生:
    人世间的事情就是这样,事情一旦让自己碰上了,想没事人式的置身事外 基本上是不可能的;就不是你不想伤人 就不会伤人那么简单了。
    既然碰上了很具体的争执,事情你都看到了,就一定是一个有理、一个没理的。
    在现实生活中,你完全有必要权衡彼此的能量 会不会因为自己主持公道而危及自己的安全。——这完全是可以理解的!
    可在网上,你的人身、财产、名誉安全会因为自己主持个公道 而受到影响吗?
    既然碰到了争执,“伤人”就是你想躲也躲不掉的!——你要么选择伤无理者、要么选择伤有理者;伤了无理者,有理者会心生感激,看到的人都会认为你是主持公道的;不表态,伤的就是有理者!有理者以及看到的人们都会看不起你!无理者也不可能感激你!

    这么点子事都弄不清,——是道德问题呢?还是认识问题呢?(反正是有问题!)
    所以说呀,有些事儿的确能躲,有些事是想躲都躲不开的!
    2018/11/29 23:29:23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澳门葡京简介


大道不明,故满目沟壑。独立寻道者,高远思考人。63年生人。中共党员。14年学海泛舟,19载军旅生涯,选择自主择业后经过商,办过刊。自2006年起,一直致力于思考、发掘与阐释《中华之道》。不以一人所悟所识为满足,欲见八方共明共循终成大道。作诗云:中华从来有一套,百年遮蔽甚寂寥。待到重构见天日,万众齐聚奔如潮!愿与真正为中华文明、人类未来新文明而思考奋斗的思想者们,齐心协力,共图大业。本人邮箱:wyl-125@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szhzjz.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