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葡京官网

盛兴瑞   澳门葡京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云台剑侠 - 盛兴瑞首页
只有社会主义能够统一中国
2018-11-04
字号:
    前一段时间,稀里糊涂的被拉去参加了一个关于台湾问题的研讨会。下面是根据我在会上的发言即兴整理出的一篇长文。这既是我对解决台湾问题的看法,也是我研究经济学和政治经济学所取得的成果的一个高度概括性总结,还是我对改革开放如何找准方向、如何控制、如何推进、如何探索建设科学的社会主义的一个总的看法。有些漫无边际的借题发挥,但确实提出了我的一些新的看法。拿出来供大家鉴赏,希望能够得到大家的批评指导。

    一、如何正视和处理台湾问题

    我一直坚持,作为后发国家,作为坚持民族独立、自由平等、维护世界和平与安全的一个大国,必须坚持只有社会主义能够救中国,只有社会主义能够统一中国,只有社会主义能够解放台湾、能够实现中华民族统一完整、不被分割、不被肢解这样一个理念。台湾问题的解决,中华民族的统一,离不开社会主义。离开了社会主义,我们的这些目的就不可能实现。

    当今世界,金融垄断投机资本是没有国界的,是要在全世界搞金融垄断投机的,是要在全世界实现金融垄断独裁分封的。搞全面私有的自由市场资本主义,不要说统一台湾,能够暂时维持现有大陆版图不被国际国内金融垄断投机资本肢解和出卖,就算是不错的了。因为他要搞垄断独裁分封,就一定是排他的,就一定不会给你平等待遇,就一定要分裂肢解你才能达到他们的目的。

    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不是历史发展过程中自然形成、不可抗拒的前者取代后者、必须有后者才能有前者、必须经历资本主义才能实现社会主义的关系,而是人类进入工业时代、引领人类社会向前发展还是向后倒退的竞逐关系。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是相互排斥的;有资本主义,就不会有社会主义;同理,走社会主义道路,就不会、也不能同时走资本主义道路。搞全面私有,就不可能搞成社会主义;搞社会主义,就不能搞全面私有。社会主义必须是“该公有的公有”的社会。

    再有,资本主义和工业革命的关系,也不是过去我们一直认为的是资本主义催生了工业革命,资本主义是在工业革命之后逐渐形成的,而且资本主义并没有完成他们向农业分封制彻底转型的演化,还处在向农业分封制逐渐演化的过程中,人们还没有完全看到现代资本主义的全貌。工业革命是由各封建主之间的资源兼并、殖民统治及争夺殖民地的竞争催生出来的。是工业革命使资产阶级有了进行投机的机会,使他们可以在农业社会后期、工业社会初期,借助工业革命走上历史舞台、建立资本主义社会,取代土地分封和社会公权力分封的初级分封制社会,建立金融垄断投机资本垄断货币,进而继续进行垄断分封的独裁统治,在工业时代建立一个在全球实现垄断分封、建立一个全球性的高级垄断分封制的社会和世界。

    明白了这些基本道理,面对台湾问题,解放台湾、统一全中国的必要条件和实施手段,就变的非常简单和非常清晰:第一,大陆必须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必须实现该公有的公有,不能搞全面私有。第二,必须对台湾、特别是对台独分子进行武力施压,任何时候都不能放弃对他们的专政压力;同时,必须敢于对那些企图用各种手段阻止破坏我们解放台湾、统一全中国,用各种手段占领台湾、殖民台湾的帝国主义国家进行坚决斗争,并且要做好进行武力斗争的准备。第三,必须向台湾输出社会主义,输出该公有的必须公有的意识,加强对台湾民众的宣传攻势,支持台湾人民在台湾实现社会主义革命。

    因此,解决台湾问题,一个大前提必须是祖国大陆坚持共产党领导,必须走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必须坚持在共产主义信仰和终极理想指引下的“该公有的公有”的社会主义制度探索。只要大陆坚持共产党的领导,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坚持“该公有的公有”,就能够坚持人民当家做主,就可以体现出社会主义的优越性,就可以让台湾民众看到他们的希望在大陆,在国家统一领土完整民族独立和走社会主义道路。同时,也可以抵御国际金融垄断投机资本的渗透和侵蚀,进而抵御帝国主义国家的武力威胁和文化渗透。就可以有效揭露和制止帝国主义对台湾的分裂企图,可以有效抵御帝国主义为分裂台湾所实施的武装占领、政治压迫、经济统治和文化渗透。大陆的事情做好了,台湾的问题也就解决了一半、乃至解决了一多半。

    该公有的必须公有,是共产党执政的法理基础,也是共产党执政的社会学和政治经济学基础。只要坚持认为人类社会是“从全面私有社会向全面公有社会演化”的这样一个理念,遵守这样一个人类社会的基本发展规律,在工业时代共产党走上历史舞台,领导人民群众当家作主、建立真正的社会公权力公有的自由民主社会,就是合情合理的,就是顺应历史发展要求的,就是符合工业社会发展需要的。坚持共产党的领导,坚持“该公有的公有”,是社会主义社会的社会政治经济基础,是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本质区别。当然,也是社会主义优越于资本主义,是社会主义最终战胜资本主义的政治经济优势,是谁更符合工业社会发展需要的区别所在。

    如果大陆能够保有这样一个优越的、先进的、符合工业社会发展需要的政治经济优势,在此基础上,再向台湾实施武力施压,向台湾输出社会主义革命,相信台湾人民一定会看透岛内岛外金融垄断投机资本虚伪的农业分封制社会垄断分封属性,看透岛内岛外金融垄断投机资本剥削掠夺百姓及社会的本质,看穿岛内岛外台独分子欺骗台湾民众、出卖台湾的汉奸买办属性,积极投身社会主义革命,带着台湾回到统一的中华民族大家庭,参加中国的社会主义建设,共享美好的未来,真正实现中华民族的统一和伟大复兴。

    二、社会主义探索符合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符合工业社会发展需要

    这些年台独、港独等各种独猖獗,一个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大陆在错误的西方政治经济学学理误导下搞全面私有,放弃了共产主义信仰和理想,放弃了在共产主义这个科学信仰和终极理想引导下对“该公有的公有”的社会主义探索,放弃了“该按需分配必须按需分配”的探索,使我们的党弱化了其领导力、失去了向心力,也使我们的社会失去了凝聚力。

    加之错误的认为资本主义催生了工业革命,迷信资本主义实现了工业繁荣和建立了工业文明,必须经过资本主义才可能建立社会主义,使得资本主义国家和帝国主义国家比较我们探索的社会主义,除了具有政治优势、经济优势和军事优势外,还具有了无比强大的制度优势、道德优势和文化优势,压制适应工业社会发展需要的社会主义的所有优势都无法发挥出来。一方面,外部势力在使用各种手段分裂我们,在企图肢解我们。另一方面,内部的一些人认为,你只要搞社会主义,实施共产党一党执政,我就不和你统一,导致各种的独不仅得到了外部分裂势力的支持,还有了理论依据和大量被迷惑、被洗脑的百姓的支持。

    人的思想被错误的西方政治经济学腐蚀,社会资源和社会财富被国际国内金融垄断投机资本瓜分,人民这个追求公平公正的正义力量越来越失去主导权,人心变的越来越涣散,不要说解决台湾问题,就是大陆的团结统一问题,大陆的和谐社会建设,都变的越来越艰难,变的越来越偏离我们想要实现的一个最简单的目标。这个最简单的目标,就是不要腐败涣散、不要分裂对抗、不要彼此仇视,维持一个安定团结的社会环境。

    这样一个最基本、最简单的目标都实现不了,怎么可能不助长各种独的投机欲望和嚣张气焰?又怎么具有能力解决台湾问题?就算武力打下台湾,怎么能让台湾民众相信,回归大陆接受大陆的金融垄断投机资本的统治,就可以一定过的比在台湾接受台湾的金融垄断投机资本和台独分子统治更幸福、更有前途?要知道,现阶段台湾的工业化水平,是要早于和高于大陆的,而且台湾是比大陆小、比大陆人均资源占有率高的地区。没有一个先进的社会政治经济制度,没有一个新的改变,他们是很难认同和接受的。简单的用武力来解决,只能使台湾民众的统一意识越来越淡薄,使台湾民众的民族意识被彻底打掉。

    当人类的祖先类人猿的一个分支学会了劳动,并借助劳动脱离动物属性逐渐演化成了人,人类社会就一定是从蒙昧、野蛮、涣散的全面私有社会,向文明、和谐、有序的全面公有社会逐渐演进的,这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基本规律。全面私有是人类社会的起点,全面公有是人类社会的终点。人类社会的范围无限扩大,人类社会的终点就会无限遥远。而处在这两个极点的中间过程,就是人类社会漫长的发展演化过程。这个漫长的发展过程,就应该是一个该公有的公有、该私有的私有,是一个公有和私有不断进行斗争转化的过程。是一个公有程度逐渐提升、私有质量不断提高、私有和公有都不断的被强化、又谁也战胜不了谁、保持长期矛盾运动、推动社会向前发展的一个辩证转化过程。

    因此,共产主义不是一个现实存在,共产主义是科学信仰,是终极理想。社会主义道路的探索和建设,是人类在共产主义信仰和终极理想指引下、依据工业社会道德伦理、依据社会经济发展水平、依据具有自然垄断属性的公有性质的公共资源的形成情况、对社会政治经济结构的一个创新设计和重新再造。社会主义是公、是统、是用“该公有的公有”来解放每一个人、同时又是统一每一个人、进而建立一个新的社会秩序和人类文明的制度设计。是符合工业社会发展需要的、前无古人的一个创新设计。是该公的必须公的这样一个设计,是高于提倡社会民主这样一个社会公权力公有的资本主义社会在内的、全部农业分封制社会制度设计、更进一步实现该公有的必须公有的一个全新的制度设计。

    三、资本主义是落后的农业分封制社会在工业时代的一种表现形式

    资本主义社会的制度设计,本质上还是资产阶级在农业社会思维的基础上,在工业时代结合社会分工和市场决定劳动分配及资源配置,所进行的一个落后保守的制度选择和结构设计。还是全面私有的农业社会的、本该公有的具有自然垄断属性的公有性质的公共资源私人私有垄断分封的一个制度设计。

    资本主义不过是把农业社会奴隶、土地、社会公权力等具有自然垄断属性的公有性质的公共资源垄断私有分封,变成了工业社会的货币私有垄断分封。不过是由过去的君权神授、封建皇帝私人垄断分封,变成了现在的借助市场这个分配劳动成果、配置社会资源的工具,由所谓的法律授权、看似赋予所有人权力、实际上是和农业社会一样、赋予那些占有全部具自然垄断属性的公有性质的公共资源的人进行垄断分封的权力罢了。私人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占有这些资源的人,永远占有这些资源,永远享有垄断分封的权力。而不占有这些资源的人,空有这样一个权力,但没有资源占有可以实施,最后还是要接受占有这些资源的人的分封,同时接受他们的剥削掠夺,否则,他们就无法在这样一个社会生存。

    全面私有的自由市场资本主义社会,是私、是分、是金融垄断投机资本独裁统治的社会。由于这个制度设计是全面私有的,是由工业时代的既得利益者资产阶级模仿农业分封制社会选择制定的,所以,它具有了农业分封制社会所具有的所有特性,覆盖并吸收了农业社会所有用具有自然垄断属性的公有性质的公共资源垄断分封的所有功效,使其既具有垄断分封的时代性和全面性,也具有了垄断分封最原始的残酷性和野蛮性。人们在这样的分封制下,不仅劳动被剥削掠夺,不仅钱财被侵吞占有,不仅要接受他们的独裁统治,已经建立起来的人格公有也随着丧失,最后不得不重新变成奴隶,变成了所谓的自由民主社会下的新奴隶。所谓的房奴、车奴、官奴、手机奴、游戏奴、乃至性奴,就都在这样一个所谓的自由民主社会出现了。

    同时,因为其具有在工业时代实现农业分封社会垄断分封的新的特性,也就具有了工业时代世界一体化的国际垄断分封特性。因此,不仅使这样一个制度设计更具有虚伪性和欺骗性,还在国家统一民族独立的问题上,全面私有的现代资本主义,对于落后的民族国家来说,对内具有买办性、对外又同时具有了分裂性和殖民性。对内用宗教的、庸俗的、暴力的、投机的等各种封建腐朽文化腐蚀麻痹百姓,对外用暴力和欺骗分裂各民族国家和百姓,压制人民力量的壮大,对一切体现现代工业文明的人类行动,进行无所不用其极的讽刺、羞辱、压制、乃至武力打击。

    而那些落后的后发民族国家和地区,一旦走上了复辟农业分封的资本主义道路,也就自然的对其它落后民族国家和地区具有了腐蚀性、敌视性、侵略性、殖民性、分裂性,必然的要和其它落后的民族国家和地区形成对抗。而分裂后的国家和地区,在资本主义制度下,也就失去了统一的条件,必然的要变成继续分裂和对抗。这既是其它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愿意看到的事情,也是一个客观必然结果,更是他们用尽各种手段加以促成的一个目的。因此,解放台湾、统一全中国,不可能用资本主义来解放和统一,只能用社会主义来解放和统一。

    四、搞全面私有不可能帮助我们很好的解决台湾问题,实现中华民族的统一。

    有公,人类就有了共同利益,就有了平等的权益,且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和文明的进步来逐步提高这个平等权益,向理想的共产主义社会演进。有公就有统,就一定会走向统一。这个统是人的统,是在追求公平公正的人民力量这个人类社会发展的主导力量主导下的统,是在符合人类社会发展规律下进行制度设计的统,是解放所有人的统。没有了公,搞全面私有,就没有了共同的利益,就不会有平等权益,就一定会走向内斗,走向相互猜疑、相互倾轧和相互敌视,就没有彼此信任的基础,就一定会按照丛林法则走向个人私有和垄断分封,走向封建独裁专断,就谈不上统,就只能由别人来统、来治。

    这个由别人来统治的统和制,就是国际国内金融垄断投机资本的统和治,是国际金融垄断投机资本的统和国内金融垄断投机资本的治相结合的统治。是追求独立自由平等的各民族国家逐渐形成内斗和分化瓦解,是追求公平公正这个人民力量逐渐被压制和消弱。是国际国内各金融垄断投机资本的统治,是各民族国家和人民的被分化瓦解。最后形成国际国内金融垄断投机资本统治世界,各民族国家分化瓦解被国际国内垄断金融资本分化成符合其统治需要的最小单元,分化成符合他们统治需要的、不同的、相互独立的各个经济组织。金融垄断投机资本统治的世界,就是这样在演化的。他们要实现垄断独裁和分封,要实现金融垄断投机,是不会允许各民族国家和人民走向独立自主、自由平等,不允许各民族国家走向统一的。当然,搞全面私有的人会认为这样也是一种统一方式,但那是他们的统一方式,不是我们需要的统一方式。

    搞全面私有的自由市场资本主义,必然会造成国内金融垄断投机资本和国际金融垄断投机资本的大联合,也必然造成各民族国家的大分裂,造成追求独立自主、公平公正的人民力量的被分化、被瓦解。当大陆都处在一种被逐渐的分化瓦解,都处在一种时刻被分割的状态下,都处在一个自我裂变的过程中,就算硬实力可以实现,软实力跟不上,被迫实施不要说能否实现,就算通过武力实现了名义上和形式上的统一,所付出的代价一定是巨大的,留下的社会隐患一定是长期的。在大陆没有实现科学的社会主义政治经济结构完全建立前,特别是在搞全面私有的境遇下,导致台独势力猖獗,被迫实施武力解决,在不具备条件下勉强进行,很可能使中国的工业化进程中断,使整个国家都长期处在战乱中。这样一来,真正实现中华民族的统一、实现统一台湾的愿望,不仅很可能会变成遥遥无期,还可能使整个中国中断工业化进程,使我们的国家长期处在战乱中、分裂中,加速中国的被肢解。

    在现代资本主义和金融垄断投机资本统治的当今世界,一些由于历史原因形成分裂的所有主权国家,都没有能够很好的解决统一问题,而且还成为了金融垄断投机资本借以利用进行金融垄断投机的国际政治工具。同时,在战后获得独立的一些主权民族国家,被金融垄断投机资本肢解的支零破碎。整个发展中国家,都面临着被碎片化的可能。偌大个苏联都可能被肢解,一个小小的南斯拉夫,都可能给你肢解成几个小国家,国际金融垄断投机资本不可能愿意看到一个越来越强大的中国再实现统一。没有一个统的制度优势做保障,别说统一台湾,就是内部的统都可能被分化、被瓦解。

    战后唯一实现统一的就是东西德国,根本原因一个是原德国本身就是一个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另外一个原因是由资本主义的西德统一了所谓的社会主义东德。再有,就是统一后的德国,实际上比较分裂的东西德国,更受到了国际金融垄断投机资本的警惕、压制、渗透、分化和敌视,而不是受到金融垄断投机资本对其主权和独立完整更好的承认。这也很好的说明,在全面私有的自由市场资本主义制度下,金融垄断投机资本对统一问题的基本态度,说明了国际国内金融垄断投机资本对中国统一问题上的基本态度。

    因此,要实现民族独立、国家统一,必须在共产党领导下走社会主义道路。这个社会主义道路,也必须是在共产主义信仰和理想指引下的科学的社会主义道路,是必须“该公有的公有”的社会主义道路。当然,也必须在面对工业革命和迎接工业革命的同时,坚持探索符合工业社会发展需要的社会主义道路,同时,也是和我们的社会历史有序衔接的社会主义道路。只有我们走上这样一条道路,我们解决台湾问题的条件才能具备,我们才能实现解放台湾、实现中华民族统一的愿望。

    而搞全面私有的自由市场资本主义,是不可能实现解放台湾、实现中华民族统一这个愿望的。不仅不能实现这个愿望,还可能导致中国走向更大的分裂。孤注一掷、穷兵黩武,是不可能解决问题的。统一问题,必须借助强大的政治力量、经济力量和文化力量来解决,而不能因为台湾弱小就盲目相信军事力量。

    五、改革开放符合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符合中国现实,也符合中国探索建设工业社会的需要,两个不能相互否定是科学论断,也是认识中国社会走向的基本原则。

    现在看,在工业革命到来的时候,在马克思列宁主义革命思想和革命理论的指引和指导下,共产党通过传播科学的共产主义信仰、利用军事共产主义的模式,领导最广大的人民群众武装夺取政权和巩固政权,建立人民民主专政和人民政府,建立最广大的人民群众翻身解放当家做主、独立自由平等的主权国家,并在此基础上探索实现工业化、建立工业社会的新路,都是和反动的、保守的、独裁统治的、压迫剥削掠夺最广大的人民群众、压迫剥削掠夺落后的民族国家的封建主义、资本主义、帝国主义、殖民主义进行抗争的必要的、也是最有效的手段,是成功的革命经验。这样的手段和经验,在探索建立科学社会主义的过程中,在继续和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的斗争中,是不能否定、也是不能放弃,而是需要好好总结的。忘记了过去,就意味着背叛。我们不仅不能忘记历史,而且要认真的总结历史,只有这样,才能领导最广大的人民群众把人类历史推向一个新的高度。

    中国共产党在领导中国人民武装夺取政权后,继续进行一段时间的军事共产主义模式巩固政权,并在这个时间段内做社会主义改造和社会主义建设的各种尝试和准备,做实现工业化和建立工业社会的各种尝试和准备,都是无可厚非的,都是必要的。毕竟社会主义是一个前无古人的新的制度探索和建设,是一个复杂的社会系统工程,没有对政权的巩固,没有这样那样的尝试,没有一个准备和探索的过程,否定这样那样的尝试、准备和探索,都是不符合实际,也是不符合人类认识发展规律的。借助这样那样的探索的失败来否定社会革命和社会主义探索,都是在走向倒退,都是必须加以否定和批判的。

    但是,如果我们坚信人类社会是从全面私有向全面公有逐渐演进,承认这样一个人类社会基本发展规律的话,我们也必须承认,军事共产主义模式或者类军事共产主义模式一定是不稳定的,一定是不符合社会发展实际的,一定是必须要进行改造和改革的。必须通过改造和改革,使我们的社会和我们实际的社会发展阶段实现有效衔接。

    在人民政权得到巩固和做好了进行改造和改革的准备后,在开启了工业革命和初步建立了社会主义工业基础后,对我们的社会适时开启改造和改革就变成了一个必要和必然。所以,改革开放的提出,被广大人民群众接受,并拿出最大的努力愿意为其付出自己应该付出的成本和代价,拿出极大的热情投身到改革开放中,也说明是符合实际和符合社会发展规律、更是符合最广大人民群众的主观愿望的。因此,面对改革过程中出现的各种问题,我们应该针对问题进行认识,不应该像资产阶级和封建地主阶级、抱着一个僵化、落后、保守的思维否定革命一样的否定改革开放。

    尽管改革开放的动机和目的、改革开放的时机选择、改革开放的条件准备、改革开放必须遵守的一些基本原则、改革开放的控制和最终目标等都是可以讨论的,但我们也必须有一个基本判断,不能没有一个基本判断的盲目进行反对,这不符合人类社会发展规律,不符合客观现实,不符合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一直坚持的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认识方法和解决问题的方法。这些问题的讨论和解决,应该在已经开启并经过了四十年的经验积累下逐渐的进行,而不是幻想回到从前,这不符合马克思主义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原理,也不符合毛泽东思想实事求是、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的基本原理。

    特别是,既然改革开放已经展开,且已经实施了四十年,我们就更应该尊重事实和现实,积极投入到改革开放中去,把改革开放做好,而不是对存在的各种问题进行抱怨,进而否定改革开放。习近平总书记的两个不能相互否定,是符合中国革命,符合中国社会发展现实,也是符合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一个科学判断。我们必须根据这个判断来看待中国革命和建设,看待改革开放,看待中国的社会主义探索,看待中国社会的未来走向,甚至看待台湾问题的解决。只有这样,才是在维护社会稳定和国家统一团结的基础上,积极创造条件解决台湾问题,实现中华民族的统一和复兴。

    对于在革命后形成的军事共产主义模式,或者说类军事共产主义模式进行改造和改革,而不是继续沿着这样一个革命思维和形成的结果进行社会主义探索,科学有效的根据我们国家的社会发展现实,在保证不改变政权和社会主义探索的基础上,实现我们的社会有效寻找有序衔接的接口,并在此基础上建立符合社会发展实际的社会主义模式,应该是改革开放和建立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放弃以完善全面公有的、结合配给制实行国家指令性计划的、军事共产主义代替社会主义进行探索的模式和方向。

    寻找社会的有序衔接和制度创新,开放该私有的私有,解放军事共产主义下各种超越历史的政策制度对人民群众中各级各类人员的束缚,充分发挥各级各类不同人员的积极性和长处,最大限度的释放全社会的力量来发展经济,加快国家的工业化进程,对工业社会的性质和结构进行探索,是对的、是必须的。但必须尊重人类社会的社会发展规律,不能放弃该公有的公有,不能牺牲最广大人民群众的共同权益和利益,不能借改革去搞全面私有、不能利用改革去搞全面私有的自由市场资本主义。这绝不是改革开放,而是在开历史倒车,是实实在在的在搞封建主义、资本主义复辟。

    六、坚持两个互不否定,探索建立科学的社会主义,需要澄清的几个认识问题

    在正确认识改革开放和探索建立该公有的公有的科学社会主义的关系问题上,我们需要认清下面几个问题。否则,我们的改革开放很可能被误导、被导入歧途。

    1、补课论是一种误判

    一种观点是所谓的补课论,认为中国没有经过资本主义发展过程,特别是没有使中国社会走到资本主义发展的高级阶段,就不能搞社会主义,也搞不成社会主义。因此,中国必须要补资本主义的课,必须要走一段资本主义的路。通过走一段资本主义的路,把中国的工业化完成,只有这样,才能搞社会主义。

    补资本主义的课,走一段资本主义的路,是不必要的,也是一个错误的认识,是最终要走到邪路上,走向倒退,走向毁灭的。因为一方面,人类社会的发展演化进程是一维的,是排他的。走了资本主义的路,就不能走社会主义的路,就没有了共产党领导,就没有了共产主义信仰和终极理想,就不可能再走社会主义的路。另一方面,走一段资本主义的路,不是我们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必经之路,不是我们建立科学社会主义的必要条件。不是资本主义实现了工业化,而是工业化给了资产阶级投机的机会,让他们有机会搞资本主义,搞私有垄断的农业分封制复辟。中国可以在共产党领导下,在实现工业化的同时,完成科学社会主义的探索,建立社会主义制度。

    共产党在夺取政权后,通过巩固政权和进行工业化建设,完全可以绕开资本主义,或者说踩着资本主义,或者说借鉴资本主义选择一条新的路,来实现工业化,来带领人们进入工业社会。那就是边走社会主义道路,边实现工业化;边工业化,边探索社会主义道路的这样一个道路。用军事共产主义对政权进行巩固,用发展工业化和进行文化革命对人民群众进行引导、改造和教育,为建立符合工业社会发展需要,符合社会发展阶段的、“该公有的公有”的社会主义、也就是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创造条件和建立基础。最后用社会主义道路这样一个捷径,加快国家的工业化进程,引领人类率先进入工业社会。

    只要切实贯彻执行邓小平同志提出的四个坚持,同时坚持共产主义信仰、坚持共产党领导、坚持为人民服务、坚持群众路线,这样的道路是完全可以走得通的,根本不必刻意去补资本主义的课。

    2、只要能够确保共产党执政,就可以在共产党领导下走一段资本主义路后,再通过继续改革回归社会主义,或者探索新的社会主义

    还有一种观点就是,在确保共产党执政的基础上,在共产党领导和控制下,走一段资本主义的路,在可控的基础上搞一段时间的资本主义,甚至在模糊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关系的基础上,来进行资本积累、来实现工业化,来积累工业化必须的社会财富和社会发展经验,认识和体验资本主义,培养资本主义的掘墓人,进而来创造建设社会主义的物质条件和人文条件,强化人们走社会主义道路的认识和决心,使社会最终自动进入社会主义,或者再进行二次变革来实现社会主义。

    实际上这也是补课论的一个方式上的变换处理。这也是源于资本主义催生了工业革命,没有资本主义就不能实现社会主义这样一个错误认识的一种表现,是不现实的,是要毁掉我们探索建立科学社会主义这样一个伟大事业,葬送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引领人类率先进入工业社会这样一个伟大契机的。一方面上面已经说了没必要,是多此一举。另一方面这完全是一个陷阱,进去了就不会让你再出来了,结果一定是把你闷死在井里。社会主义是干出来的,不是等出来的;社会主义又是和资本主义斗争斗出来的,而不是和资本主义谈判谈出来的,不是和资本主义交换换出来的。

    3、正确认识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辩证关系

    在人类社会进入工业时代,在探索建立工业社会、探索建立符合工业社会发展需要的科学的社会主义过程中,还有一点也很重要,就是正确认识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辩证关系。实际上上面两个问题的出现,一方面是对资本主义和工业革命的关系没有高清楚,对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关系没有搞清楚,还有一点就是没有搞清楚人类社会从全面私有向全面公有演化这样一个基本规律,没有认清什么是共产主义,什么是社会主义,以及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的辩证关系问题。如果我们坚持人类社会是从全面私有向全面公有这样一个方向演化,承认这是人类社会的基本发展规律,那么,我们就可以看清资本主义的本质属性,就可以认清社会主义这个概念的内涵意味着什么,就可以知道什么是社会主义,什么是共产主义,就不会出现补课论的错误。

    在认识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辩证关系问题上,既要反对把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对立,搞社会主义放弃共产主义指引,放弃共产主义信仰和理想,用一些修正主义的东西、比如用民主社会主义来代替科学社会主义的思想。也要反对把共产主义等同于社会主义,脱离现实搞社会主义搞成了形式主义、搞成了军事共产主义和空想社会主义的思想。要加深对社会主义的认识,也要放大对社会主义的认识。要加强对不同社会主义时效性的认识,也要加强对社会主义普适性的认识。要加强社会主义地域性的认识,也要加强对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再认识。

    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就是在中国社会的地域内、在中国社会发展的现实条件下、把“该公有的公有”的社会主义。社会主义是共产主义的实现过程,共产主义是社会主义的演化结果。共产主义包含在不断发展变化的社会主义演进过程中,社会主义全部的实现过程,就是共产主义。社会主义不能等同于共产主义,没有社会主义这个逐渐完善和实现公有的过程,就不会有共产主义;反过来,没有共产主义这个科学信仰和终极理想的指引,社会主义这个过程就无法科学的实现和完成。偏离共产主义这个指路明灯,偏离人类社会发展规律,不能把该公有的实现公有,就不是社会主义,就会走向封建主义、官僚主义、资本主义,走向修正主义。搞社会主义,一定是实现“该公有的公有”。

    当具备条件必须要实现土地公有的时候不能实现土地公有,就必然的会造成土地私人占有垄断分封,走向封建主义。当具备条件应该把社会公权力公有,必须实现人民民主、实现人民当家做主的时候,不能把社会公权力公有,不能实现人民民主,不能让人民当家做主,就必然的要走向官僚主义,就必然的会走向官僚垄断社会公权力进行寻租和分封,就必然的要走向社会腐败,走向官僚主义。当必须把货币公有的时候,必须建立人民银行统一进行货币支付和结算的时候,不能建立统一的人民银行,不能进行统一结算和支付,就必然的会造成私人金融垄断投机资本垄断货币进行分封,控制实体经济的市场竞争,干扰市场竞争走向均衡,使市场丧失公平分配社会劳动和合理配置社会资源的职能,同时借助垄断分封掠夺实体经济,进而掠夺整个社会,对整个社会实行金融垄断投机资本的垄断分封和独裁统治。

    社会主义不是全面公有的,社会主义也不是全面私有的。社会主义是在工业时代,在过剩时代,向理想的共产主义逐渐趋近的一个理性的、科学的结构性和制度性选择和设计,是将人类文明推向一个新的发展阶段的一个必然的选择。放弃了社会主义,不仅不能建立新的文明,还可能在不断发展的强大的技术力量的冲击下,摧毁所有已经创建起来的人类文明,毁掉人类自身。

    4、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都是工业革命的产物,紧缺的农业时代无法实现按需分配,也没有办法实现该公有的公有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农业社会能不能搞社会主义?或者说农业社会有没有社会主义?既然是由全面私有向全面公有演化,既然是该公有的公有,那么为什么只有到了工业时代,才提出社会主义的问题,才提出搞社会主义?首先,农业社会是自给自足的小商品生产的社会,没有形成社会生产,没有按需分配的条件,也就没有实现该公有的实现公有的必要,只能是私有分封。第二,由于是一家一户自给自足的小商品生产,其劳动生产率和社会文明程度都达不到实现公有的条件,所以,在农业社会是形不成公有意识,只能有全面私有的社会意识存在。没有公有意识,尽管在全面私有的社会下也存在着公有,也不会有社会主义。公有和私有是辩证的,但社会主义是唯一的,只有到了工业时代,才会有社会主义这样一个概念。第三,在农业社会的一些阶段,也出现了类似社会主义的繁荣,也近似的做到了“该公有的公有”和按需分配,可不可以称为社会主义?因为这样的繁荣不是真正的“该公有的公有”制度下的繁荣,而是全面私有下的“该公有的公有”的一个运用;不是一种制度设计,而是一个时期的一种社会管理和控制方式和手段。这样的该公有的公有,是全面私有的统治阶级内部的该公有的公有,是不稳定的,是类似于军事共产主义的模式,是不能称为社会主义的。这实际上和我们要进行改革的那个模式是一样的,在不同的社会阶段,会转向不同的社会结构和社会制度上去,会转向不同的主义上去。

    在资本主义社会里,也提倡民主,而且还作为一个制度性优势和先进的模式进行标榜和推广。这个民主也是提倡社会公权力公有不能私有按需分配。但这样一个所谓的民主和公有,并不是全社会的民主和公有,而是资产阶级的一个控制手段,是金融垄断投机资本实现其统治的一个技术处理。这个民主和公有不是全民的民主和公有,是资产阶级和金融垄断投机资本内部的公有和民主。所谓的全民,实际上是玩弄的一种游戏,给他们私有的公有和民主做一个全民的包装而已。

    5、要重新认识资本家和企业家的不同本质

    搞“该公有的公有”的社会主义,还要把资本家和企业家进行区分,深刻认识资本家和企业家的不同本质。不仅要对其不同的社会性质进行区分,在实际的社会认识和正确面对上,也要进行区分。做到了有效区分,就能够很好的进行教育、引导和依靠,就能够壮大人民力量,孤立金融垄断投机资本,孤立汉奸买办,就可以使我们的社会财富积累真正的实现社会化,使我们的社会主义建设走向高效的同时确保方向正确。货币是经济工具,不同的人对货币的不同使用,会形成不同的经济运行方式,也就会产生不同的效用和不同的经济效果,也就形成了资本家和企业家的不同概念,关于这方面的内容,就不在这里赘述,我会另写文章进行分析讨论。还有就是对全面私有的市场及市场主体和全面公有的权益及按需分配、对公有和私有、市场和权益的边界和相互关系如何界定和区分,都需要有一个新的、科学的认识,我们也会进行专题讨论,就不在这里赘述。

    特别是关于资本家和企业家如何进行区分,如何对企业的性质进行重新认识,如何正确的建立企业的组织结构和运行模式,我们在科学的理论经济学的基础上,建立了复兴企业治理模式,对企业家的定位、投资人的权益、企业的性质、企业的组织结构、企业的运行模式、劳动者的权益、劳资关系的基本模式建立等建立了一整套理论解释和实际操作规范,进而对工业社会下企业的性质和运行模式进行了科学的阐释,有专门的东西供大家了解,有兴趣的、从事实体经济活动的企业家们,可以关注我们,或联系我们进行交流。

    七、结论

    总之,全面私有的自由市场资本主义不是工业社会的结构和制度设计,而是农业社会的结构和制度选择在工业时代的一种体现,是农业分封制在工业时代的一种表现形式,是农业分封制思维下的产物,是落后于工业社会发展需要的一个结构和制度选择。

    全面私有和自由市场解决不了我们的问题,全面私有和自由市场也解决不了资本主义的问题,同样的,全面私有和自由市场也解决不了人类进入工业时代所面临的必须要解决的所有问题。搞全面私有,搞资本主义,只能让我们跟在别人后面接受别人的垄断分封和奴役,只能让人类走向分裂,让人类社会走向倒退,这已经被三百多年资本主义的发展历史所证明,也被三百多年来金融垄断投机资本对整个社会乃至整个世界实行经济垄断分封、政治独裁专制、军事霸凌欺压所证明。

    我们要实现民族国家的独立、统一和平等,要维护世界和平,要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必须进行制度创新。必须用工业文化取代农业文化,必须用工业文明代替农业文明,我们必须摆脱封建主义和官僚主义的束缚,我们必须摆脱对资本主义的迷信,必须摆脱对全面私有和自由市场的迷信。

    而要进行社会政治经济结构和制度创新,就绝不能忘记、更不能放弃中国人用千千万万个生命换来的这个真理,那就是:只有社会主义能够救中国,只有社会主义能够统一中国。因为社会主义符合人类社会发展规律,因为社会主义符合工业社会发展需要。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比较厌烦作者的文风 他看不到脚下的陷阱,却硬要高瞻远瞩伟大目标  你在讲给自己听吗  你拿这些大道理,讲给周围的人,他们有兴趣听你婆婆妈妈吗
    2018/11/4 12:20:15
  • 企业家不同于资本家?-------绝对歪理!!!
    2018/11/4 11:32:17
  • 作者的结论是正确的:“我一直坚持,作为后发国家,作为坚持民族独立、自由平等、维护世界和平与安全的一个大国,必须坚持只有社会主义能够救中国,只有社会主义能够统一中国,只有社会主义能够解放台湾、能够实现中华民族统一完整、不被分割、不被肢解这样一个理念。”。这比那些大量庸俗的资产阶级“经济专家”更具深刻的思想和眼光。问题在于,作者对社会主义的理解,集中表现为“公有制”,这是有失偏颇的。因为原始社会也是公有制,但它却不能被称为社会主义。这是因为,社会主义公有制是无产阶级专政的结果,而不是什么失去阶级性的“党领导”的结果。没有无产阶级强大无所不在的专政力量对资本主义和资产阶级的镇压,“公有制”只能是幻想。

    我们只说“苹果好吃”,却绝口不提“种苹果树”,就如同只谈结果避讳原因一样肤浅或狡诈。
    2018/11/4 11:21:59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澳门葡京简介


本名张强。草野思想库理事会理事成员,民间思想者,民间智库河南复兴经济科学研究院有限责任公司创办人。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szhzjz.com All Rights Reserved